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中国语言文字
假如我是语言学家
<正> 假如我是语言学家,大概我也会做语言学家们一向做着的那些事情。他们倾听人们说的话,用很长时间反复思考如何从中找出关于词、关于表达方式、句子、句子末尾声调抑扬的一般性的特殊规律、法则、类型、体系。然而,我却认为不能离开人研究语言,不仅不能把语言作为纯粹的语言现象对待,而且,恰恰相反。语言是某些人的职业、类型、集团、文化以及一定的世界观的表现。我知道这不是什么新观点,但我认为我们的语言学并没有进步
0 56
手机阅读本文
下载APP 手机查看本文
外语与外语教学
1993年02期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