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中国文学
小说出现新写法——谈王蒙近作
阎纲 
<正> 《夜的眼》吓了人一跳:“奇怪,小说难道可以这样写?”请少安勿躁:小说为什么小可以这样写! 写法上的确有点“怪”,越出了常规。但是,读者能够理解它、接受它。这就好了。文艺之于读者,无非两条:一、让他津津有味;二、让他开卷有益。作家能做到这两条,怎么“怪”都可以。惟其“怪”,转而新。艺术创造,务去陈言,贵在翻新;你越“怪”,越新,我越爱看。 “百花齐放”的时代,人们要看“百花”。从这个意义上着眼,我们对于王蒙同志试验的成功,抱有预期的热情。
领 域:
关键词:
北京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1980年04期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