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中国文学
陆游诗中的成都(上)
<正> 在杜甫集中的成都诗,有一些成都的掌故,如石犀,石笋、石镜、琴台等,但毕竟不多。而在陆游的《剑南诗稿》中,成都的掌故就多得多了。这大概和二人性格不同有关,也可能和宋代优容文官有关。杜甫《独步寻花》诗云:“江上被花恼不彻,无处告诉只颠狂”。大约此老的颠狂,只不过偶然一次;而陆游的颓放则是经常如此,故自号曰放翁。试看他的自我描绘: 成都再见春事残,虽名闲官实不闲。 门前车马闹如市,素上文檄高于山。 有时投罅辄径出,略似齐客偷秦关。 日斜仆夫已整驾,顾景欲驻愁嘲讪。 岂知今朝有此乐,放浪一笑开衰颜。 ——《游圜觉乾明祥符三院至暮》放翁以南宋孝宗乾道八年壬辰的冬天初
领 域:
关键词:
3 209
手机阅读本文
下载APP 手机查看本文
四川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1980年03期
相似文献
图书推荐
相关工具书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