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中国文学
漫话拍马
<正> 阿谀、奉承、谄媚、逢迎,都是一个意思,俗话叫做拍马,是旧社会讨好上司的一种卑劣手段,古已有之。明人王世贞的传奇《鸣凤记》中有《严寿》一折,写了个专事阿谀逢迎、谄媚邀宠的势利小人赵文华。当他得知当朝权贵严嵩新造了一座万花楼,单少一条铺单,便“买嘱匠人”,量了尺寸,专门打一条五彩大绒单,送去铺在楼上。在严嵩生日那天,赵文华又不惜工本,特地制作了一对价值连城的奇异寿烛送进严府,还左一个“拜大人为严父”,右一个“待儿子送酒”,其情其状,今人作呕。赵文华为什么要如此低三下四?他自己说得十分坦率:“若不乞哀于黄昏,怎得骄人于白日”。果然,在博得严嵩的欢心以后,赵文华立即从一个刑部次要官员一跃而为“通政”,执掌了“内外奏章”,一时间权势炙手可热。这是由拍马而升官发财之一例。
领 域:
关键词:
格 式:
PDF原版;EPUB自适应版(需下载客户端)
0 17
开通会员更优惠,尊享更多权益
手机阅读本文
下载APP 手机查看本文
人文杂志
1980年02期
论文一键智能排版
排版交给我们,时间留给研究
立即查看 >
相似文献
图书推荐
相关工具书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