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哲学
亚里士多德论动物的自我运动和宇宙的永恒性——对《物理学》8.6(259b1-20)的一种解读
为论证宇宙运动的永恒性,亚里士多德在《物理学》8.6的一个段落里声称动物不是自我推动者,其运动和变化的原因外在于其自身。这一表述威胁了亚氏自然哲学的一系列最基本预设:根据亚氏对于自然物和非自然物的区分,自然物的运动或变化的原因——即其"自然"——内在于其自身,而对于生物来说,这种内在的自然就是它们的灵魂。根据这一表述,动物将既不是自然物,也没有灵魂。这不仅违背当时的哲学、科学共识,也与亚氏在文本中的其他阐述相矛盾。然而这一表述对亚氏在《物理学》8.6中对宇宙永恒性的论证是至关重要的,历代的阐释者要么抛弃宇宙永恒性论证,要么抛弃严格意义的灵魂概念,因此他们实际上都没有解决这个矛盾。笔者从文本出发指出,理解动物的自我运动与其营养性活动之间的关系可以作为解决这个矛盾的突破口。通过区分自我运动的内在原因(它决定自我运动到底是什么)与外在条件(它决定自我运动的时空延展),我们得以区分两种对于动物自我运动的限定。亚氏在《物理学》8.6中的表述仅仅意味着动物的自我运动的时空延展被外在条件所限定。亚氏可以毫无矛盾地同时坚持:在本质(即"是什么")的意义上,内在于身体的灵魂是身体运动的第一原因,它并不被外在条件所限定。值得注意的是,该段中宇宙永恒性论证仅需要外在意义而非本质意义上的限定,因此亚氏对于动物自我运动的限定恰恰可以被用来支持其宇宙永恒性论证。
领 域:
哲学
格 式:
PDF原版;EPUB自适应版(需下载客户端)
0 97
手机阅读本文
下载APP 手机查看本文
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1年05期
相似文献
图书推荐
相关工具书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