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世界文学
宗教复兴背景下的新俄罗斯小说
从苏联中后期开始,基于一系列复杂的社会政治原因,基督教,特别是东正教的信仰开始恢复在俄罗斯的影响,并于九十年代初期苏联解体时期达到顶峰。解体后的俄罗斯社会也因此染上奇特的宗教气质。作为俄罗斯精神传统的表述媒介,俄语文学,尤其是其中的小说创作在这一整个时期的表现尤为引人瞩目。本文以具体作家作品为依据,阐述了宗教复兴背景下新时期俄语小说创作的主要特点,明确了其与俄罗斯经典文学传统的联系。 本文题目为《宗教复兴背景下的新俄罗斯小说》。全文共分四个部分:绪论、正文、结语、参考文献。其中正文共计四章。 绪论:苏联解体是整个二十世纪末期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社会政治事件,由它带来的巨大惯性催生了这一时期许多重要的文化现象。作为俄罗斯思想最传统最强势的表达者,俄罗斯文学在解体后呈现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多元化的发展趋向,并成为传播各种光怪陆离的社会思潮最为有效也是最具有俄罗斯风格的载体。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俄罗斯的作家们处于前所未有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大社会环境之中。他们的表现也极为生动有趣。根据作家们所持的创作立场,文章将他们大致分成三类:自由派、保守派、激进派。绪论对全文的写作动机、必要性,以及研究内容和研究方法都做了必要的说明。 第一章:在如今的俄罗斯,以基督教为主的宗教信仰不再受到排挤和打压,宗教思想和宗教情绪都有空前自由的表述空间。东正教会也不再像帝俄时期那样与国家权力和官僚机构紧密联系,不再是强制性意识形态的来源。上述条件所构成的相对自由的环境使得新时期俄罗斯宗教思想呈现出多元化的倾向。本章选择世俗知识分子出身的索尔仁尼琴和教会体系中的两位神父库拉耶夫和缅因为代表,对当代俄罗斯宗教思想做背景式叙述,为后文分析各位作家的创作经历和具体作品进行思想上的铺垫,并顺带点明俄语文学与俄罗斯宗教思想的传统联系。 第二章:作为自我认知的信徒,持自由派立场的作家在对待信仰的问题上显得超然、淡定。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这类作家贡献出了当代俄语文学中最具文学色彩的文本:身处信仰之中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他们作品的思想深度;而超越于派系、立场的争论之外又使得他们有足够的精力来关注与信仰和人性所密切相关的本源性问题。本章主要论述了作家瓦尔拉莫夫的《乡间的房子》、《傻瓜》、《沉没的方舟》和女作家瓦西连科的《小傻瓜》等作品,详细阐释了这些作品所体现出的对本民族语言、文化、习俗和对故土的亲近,以及具有超越意识的自由宗教思想。 第三章:本章主要论述以尼古拉耶娃、库切尔斯卡娅和谢尔巴科夫为代表的保守派作家的作品,这类作家基本可以被称为“体制内”的创作者。这里的“体制内”主要是针对教会和其所维护的教义来说的。尼古拉耶娃以“知情者”的身份接连推出《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何惧之有》等作品,向普通的世俗读者展示一个既隔绝又开放、既单纯又复杂的充满信仰与情感纠葛却也令人感到无限亲切的教会内部世界。库切尔斯卡娅的《现代修士行传》在体裁上是对古老的宗教文学体裁“修士行传”的直接继承。小说由上百篇短小的“寓言故事”构成,从各个方面向读者展现了一个个令人难忘的修士形象,直接描写了教会内部的生活,拉近了其与普通读者和民众间的距离。谢尔巴科夫在《身边的人》一书中将正教信仰和正教会在俄罗斯的复兴与俄罗斯国家和民族的复兴紧密地联系在-起。在他看来,宗教信仰是俄罗斯民族的本能,而教会主导下的信仰世界具有无限的神力,俄罗斯人只有在上帝的指引之下才能重新站起来,成为强势的民族,创造强势的文化。 第四章:享誉海内外的莫斯科女作家柳德米拉·乌莉茨卡娅的立场基本上是被俄罗斯当今为数不少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和独立思想者所认同的。在本章中,她被当作是典型的激进派创作者来考察。从成名伊始,乌莉茨卡娅便表现出对“小人物”命运的强烈关注和明确的反官方教会立场。在《穷亲戚》等作品中,“小人物”们没有单纯地流于引人怜悯对象,乌氏的描述使得他们的边缘化地位带上受难的神圣色彩,他们成了“上帝选民”式的光辉人物,并为这个充满荒唐矛盾的世界立起一块高大的人格与信仰之碑。乌莉茨卡娅的反教会立场随着《我主之民》和《翻译达尼埃尔·施泰因》两部作品的出版达到高潮,也引来巨大争议。乌氏不仅对积极参与“俗务”、与官僚机构合作的教会表现出强烈的反感,还对教会长期以来一直坚持的“三位一体”等经典教义发出挑战。与此同时,她也对人在个人信仰、“国家官方信仰”和社会现实所构成的复杂环境中对自由的坚持做了最大限度的,甚至可以说是离经叛道的探讨。 结语:毫无疑问,苏联解体后的这二十余年对于俄罗斯来说是个非常特殊时期。政治上的民主化、经济上的自由市场化和私有化使得这个横跨欧亚大陆的庞大国家不断面临新的挑战。宗教,特别是东正教为主的基督教信仰也以空前的积极姿态参与到社会的意识形态生活中去。作为俄罗斯文化思想和社会情绪最传统,同时也是最为强势的表现手段,俄语文学创作在这个时期发出了新的声音,展现出了新的面貌。本文尽量撇开政治思想和社会功用等传统文学评论参数,从宗教信仰和社会情绪的表达的角度考察新时期的俄罗斯文学,特别是小说的创作,使原先我们并不太熟悉的俄罗斯当代文学以更加鲜明的姿态站了出来,有力地证明了其在当今世界文学之林中的强势地位。
开通博硕季卡/年卡, 优惠更多
开通
博士论文
《上海外国语大学》 2010年博士论文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