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形式、文化与理性的唯美

许江

   当我们在分析一幅美术作品时,有两个同等关键的词汇是经常在讨论中出现的——“形式”与“形状”,阿恩海姆在他的著作中讨论了这两个词汇,并且指出“区别这两个词汇的不同意义是十分有价值的”。当然,在这里我们着重的不仅是两个词汇的区别,而是更上层的“指向性”问题。 阿恩海姆的一段语句是十分珍贵的,“没有一个视觉式样是只为它自身而存在的,它总是要再现某种超出它自身的存在之外的某种东西。这就是说,所有的形状都应该是某种内容的形式。”他为我们理解“形状”与“形式”奠定了很好的基础(这仅限于视觉艺术中)。形式是表达形状的手段,它应充分的以显性手法来表达形状或对象(对象可以是一件客观存在的物体,客观存在的社会关系,或者是精神领域的内涵,例如哀伤、悲痛、愤怒、怜悯、欢乐等等)的内容。那么,形状是已定的事实,不仅包含其“形象特征”,也包括其发生的状态与发生的联系(状态包括:已发生、正在发生、将要发生;联系是事物与它者之间处于怎样的状态之中,可以是亲昵的,也可以是冷漠的)。而形式的概念,则相对复杂。首先,形式既是形状的逻辑外延,又体现了形状的各种形态。例如形状的状态、形状的抽象观念、形状的文化内涵等等。因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艺术世界是由诸多不同的艺术形式所构成的,艺术表现形式则是由诸多不同的形状以及形状的各种形态所组成的。在这里,我们可以套用维特根斯坦先生的语句“……,如果一个事物能够出现在一个事态中,那么该事态的可能性必定已经预含于该事物之中……”。在艺术世界中,情况也如此。形状在形式中的存在必然以形状包含于形式的内部为前提,当然这种模式也使形状与形态发生必然的联系,而形式的特征必须是表达形状最为显著的方面,但表达的形式可以是隐藏在形式内部的深处,也可以是赤裸裸的暴露在形状的表象中。 无论是艺术品本身还是被表达的客观对象,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便是——“形式”问题。在此,有必要先澄清一点问题——“形式”的重要性不可以被绝对化。虽然我们不可以确定克莱夫·贝尔、荷加斯等形式主义大师的阐述模式与研究方法是武断的,但是可以把他们的研究成果描述为“不完整的”、“不充分的结论”。在一定程度上,他们把形式孤立起来了,把一条无意义的单纯的线段称之为“优美”,把一个单一的形状描绘为“和谐”。(这些单纯的形状也并非无意,而是在它与观者之间建立出一层关系,这是有关格式塔心理学的内容,在文章第二部分中会有所涉及)。我们可以大致认为,在形式主义大师那里,纯洁的形式既是他们的显著特征,又是他们所欠缺的地方。“形式”在我们的上下文中,不会是单纯的存在于艺术作品中,而是一种媒介,只要有艺术作品存在,形式便会存在,它诞生于艺术家与客观对象之间的联系中,它生成于艺术家的表现过程中,而它又在艺术作品与观者之间达到成熟。在成熟阶段,形式不再仅仅是一个媒介,不再单单起到联接作用,形式本身便成为了艺术作品的一部分,由此,形式衍生于风格。……   
[关键词]:形式;形状;优美;和谐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河北师范大学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