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康德哲学中的法概念

赵晓晴

   “法律是什么?”是一个恒久的哲学问题,隐含在这三个问题之中的是法律的规范性基础问题。古典自然法理论在自然权利学说与实证法的效力问题上存在理论困境,康德哲学以某种方式解决了这一困境,从而成为古典自然法理论的最后完成者。康德是第一个认识到概念的规范性的哲学家,也是实践哲学的奠基者,法哲学作为一个学科体系是从康德开始的。 法律和道德都是相对于自然的法则而言的自由的法则。自由是纯粹理性的一个先验理念,不可避免的会陷入二律背反之中,这是以往的形而上学研究失败的根源。纯粹理性批判通过理性法庭的自我审判,划定了理性的界限,区分了理性能够认识的现象界和理性无法认识,但可以思维的物自体。自由作为不可认识的本体,却是具有实践上的实在性的。这一实践上的实在性是通过道德律来证明的。理性的使命在于产生至高无上的道德法则,这些法则不是来自经验的,而是仅仅来自纯粹理性本身。惟有理性存在者才具有为自己的行动设立法则的意志,因此意志就是实践理性。实践理性产生的道德的最高法则就是意志自律。但人作为感性和理性的二元存在者,只有通过命令式的约束才能实现意志的自我立法。因此那个至上的道德法则就体现为定言命令。定言命令是法律与道德的规范性的最终来源。法律(权利)是纯粹理性的一个先天理念,法律的普遍法则是保证每一个人的自由在其下得到协调一致。法律义务与道德义务的区分,法律与强制的关系也可以在法的形而上学体系中得到说明。……   
[关键词]:康德;法律;规范性;定言命令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中国政法大学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