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技术设计的哲学研究

张秀武

   技术是人类在世的方式,伴随近代工业革命的兴起,技术日益作为时代的一个焦点,其象征和隐喻性意义不断凸显。从1877年技术哲学家恩斯特·卡普(ErnstKapp)的《技术哲学纲要》出版以来,在众多研究者的拥趸下,技术哲学作为追求技术活动智慧的独立学科得以确立并迅速发展,成为“一个有着伟大未来的学科”。在技术哲学的研究中,“尽管有大量的文献关注技术,但技术很少成为技术哲学家的主要主题。即使有众多著作关注技术对人的影响,但很少有关技术本身的”,经典技术哲学理论基本上把技术作为既定事实存在加以考察,持久热切地关注技术大规模扩张的社会后果,而技术人工物、技术设计活动本身却被排斥在技术哲学关注的视域之外。人们对技术“没有从它同人的本质的联系,而总是仅仅从有用性这种外在关系来理解”,由于忽略技术本身,经典技术哲学理论在赖以成形的一系列中心问题(Central Issues)上缺乏一致性,没有形成集中于中心问题的内聚性理论(CohesiveTheory),缺乏统一的范式。正是这样的背景铺设下,发端了本文针对技术设计的哲学思考。 20世纪80年代以降,欧美技术哲学研究形成了“经验转向”(Empirical Turn)。技术哲学研究的经验转向着眼于对技术自身的内在分析,使其认识基于对技术的复杂性和丰富性以及可靠的和经验的充分描述基础上,而不是建立在对技术的预先设定的基础上,使技术哲学研究更加关注那些与技术有关的技术人工物、技术设计、工程活动等问题。从现象学角度看,对技术的审视和批判“不是反驳,不是反证,而是去理解被批判的命题,理解这些命题的意义起源在哪里”,探讨和分析技术就是去理解各种被批判的技术概念和命题,将其意义奠基在技术实事本身之上。人类技术系统发展到当代,技术已经成为一个复杂体系,技术概念很难用技巧、工艺、方法、知识或工具等语词来概括。美国技术哲学家卡尔·米切姆(Carl Mitcham)将技术现象分为四个层次:作为对象(Object)的技术、作为知识(Knowledge)的技术、作为活动(Action)的技术和作为意志(Volition)的技术。从动态上看,技术设计的构思(基于社会需求和科学理论)相当于作为知识的技术和作为意志的技术,技术设计的实施、生产过程相当于作为活动的技术,技术设计的物化成果——人工物(Artifacts)相当于作为对象的技术。可见,技术设计在复杂的技术体系中具有相对独立的意义,技术设计试图解决“做什么”、“怎么做”、“为谁做”的问题,它体现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进行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交换,变自在自然为人工自然的过程。 提出一个问题的建设性方式是陈述一个假设,并力争在现实中付诸阙如,本文正是在做这样的尝试。技术哲学的经验转向是基于技术哲学研究的困境引发的,在技术哲学的“突围”中,把研究的“阿基米德点”着眼在技术发展的实际过程。本文对技术设计的哲学分析使技术哲学的追问基点建立于可靠的技术事实分析之上,以“深描”为手法,在“四周都有经验守护”下,揭示技术本身特有的哲学问题,真正打开技术黑箱(Opening the Black Box of Technology);对技术设计的哲学分析使技术哲学的提问方式发生巨大转变,使对技术的本质解读、价值判断和发展透视,建立在对技术设计实践的内在洞察和经验充分描述基础上,从而消除关于技术的种种神话和抽象虚构,体现技术不是“人类无法逃脱的天命”,不是“中性的工具”,也不是“具有绝对效率的方法总体”,而是与社会协同进化(Co-evolution);对技术设计的哲学分析有助于人们更加自觉合理地进行技术控制,使技术哲学向着“一个有着伟大现实的学科”转变,使技术实践朝着更加有利于人的方向发展。 技术设计作为技术哲学的经验转向所指涉的重要概念,是建构当代技术哲学的核心话语。对技术设计进行详尽的经验描述和理解,是我们有价值地分析处理技术本身的哲学问题及其对我们生活世界影响后果的前提,也是本文所要讨论的中心话题。本文分设为五个章节,开篇力求阐明技术设计作为技术哲学研究的一个新论域,其内在意涵,理论解释,研究维度,研究进路及技术设计视角对技术哲学研究的意义,总体上确立技术设计在技术哲学研究领域中的向标;在此基础上,从技术哲学研究传统的宏阔背景中敷陈开来,瞻顾了技术设计思想的来龙去脉,详细阐发了工程主义传统中以工具理性为特征的技术设计和人文主义传统中以人本理念为根本的技术设计,在考量这两种由抵牾走向融合的传统价值观中,确立了当代技术哲学研究中经验转向的多样性技术设计的基本构想;技术设计是一个沟通思与行的红线,体现在具体的实践活动中,涵盖了生活世界的所有能指领域,历史地因循着一条工业化路径,完成着由实用工具到信息技术的攀升,在对技术设计的表现形式与时代特征的述评中,得出技术设计的一般规律和特征:技术设计的径情直遂发展所引发的“大发展”和“大破坏”,使人们对技术设计的认识转入理性层面的认知思考,由此考察了以基础主义为基点的技术设计的真理观、以非理性认知为突破口的技术设计的生命意识和以整体主义为宏观尺度的技术设计的系统认识,抉发出当代技术设计认知的生成机制和一般方法论;最后归拢于技术设计的人学解读上,技术设计史是人类生存意志展现的缩影,技术设计进步张扬了人的存在本质,彰显了劳动实践的人格品质和人类多样化的文化存在,促使人类生活方式的变革,是人自由本质实现的基础。 顺应当代技术哲学研究的经验转向潮流,把对技术本质的追问附着于技术发展的一般过程即技术设计上,开辟了一条技术哲学研究的新理路;对工程主义和人文主义穷原竟委的分析有助于消除二者的分野,促进其融合过程;对工业化前后技术设计的表现形式与时代特征的一般描述中,理出技术设计的一般特征及其路径(technological paths);对技术设计的真理观、生命意识和系统认识的基础上,确立当代技术设计认知的生成机制和一般方法论原理;通过多维互镜的人学解读,展现了技术设计的进步是人本质的实现,是人走向自由和全面发展的前提。本文通过以上逻辑分析基阶而推,着力探讨和力图回答技术设计与社会协同进化及其本质旨归。 科学技术的进步和人类文明的发展,使得我们时代的人类智慧立足于整体这块基石上,形成整体思维的时代特征。本文从多角度整体透视技术设计,把握技术设计研究的当代走势,将其纳入时代发展的总体框架,阐释技术设计可以不只通过一种方式来进行,在各种不同技术可能性中存在多种选择,一种技术设计的形成要塑造(Shape)于特定环境;将技术设计置于当代技术实践的框图之中,生成技术设计研究的特定语境,关注“跨现代”(Transmodern)的技术话语中错综复杂的技术设计;整合技术哲学的研究特点,形成技术设计研究的基本理念,实现对技术设计外部与内部、静态与动态的综合性研究,达到与社会、制度和文化等的“视域融合”;推进相关学科领域的交叉研究,对技术设计的全景式把握使技术哲学突破工程主义、人类学的抽象界面,深入到技术内部,达到对技术理解的感性知觉与理性审视的有机统一。 技术设计作为世界构造、展现、解蔽的途径,是人的在世方式。技术社会是人类走向自由王国的必由之路,正是技术推动着生产力史无前例地高速发展,日益把人类理想变成现实,把人的精神力量转化为物质的力量,在“劳动自由”的前提下实现人的自由。当然,技术设计客观地具有吊诡性的历史后果,技术“通过工业日益在实践上进入人的生活,改造人的生活,并为人的解放做准备,尽管它不得不直接地完成非人化”,商品体制和产业化模式使人类蒙上物性化的阴影,但在自然转变为社会历史的过程中,技术也为这种异化的超越提供了条件,产生了能达到完全的自我解放的人。……   
[关键词]:技术;技术哲学;经验转向;技术设计;生活方式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山西大学2008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