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论“身体写作”的现代性意义

刘杰

   “身体写作”在西方女性主义者那里是对女性立场的表达,是对女性感受在文学领域被男性话语所覆盖的反抗,而远不局限于女性的生理性感受。“身体写作”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学现象,在某种程度上和“女性写作”构成了一定的话语依存关系。主流文学批评将“身体写作”这样一种非主流的文学现象置于文学至高无上的神性品格之下,甚至将“身体写作”在某种程度上等同于肉身叙事。 消费时代的身体狂欢和女性意识的欲望弘扬分别代表了“身体写作”所谓的社会现代性和文化现代性。在消费社会之中,身体是社会关系的产物,也是消费关系的中心,身体在启蒙叙事和革命叙事之后,找到了消费政治这个栖身之所。在消费政治的宏大叙述之中,它被疏导和开放,成为了消费政治的一个符号载体。 在现代社会之中,男性的性别、权力和话语呈三位一体的关系。女性则被迫沉潜于历史地表之下,妇女并没有属于自己的语言,除了自己的身体外无可依凭。女性身体的尴尬处境也是女性悲剧命运最集中的折射,女性也只有从“身体写作”这个层面才能获得自我申诉和自我观照的权利,才有可能突破男性话语霸权的封锁,从而构成对男性中心文化最致命的一击。同时一旦肉体本身也成为一种权力时,“肉体乌托邦”同样能够扭曲和简化身体。所以灵魂与身体双重的存在,应该成为作家们最高的自尊。……   
[关键词]:身体;女权;消费主义;男性话语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华中科技大学2006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