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黑暗的心脏》中的解构叙事

董兰芬

   《黑暗的心脏》由于具有丰富的意蕴和极高的艺术价值引起了国内外众多评论家的兴趣,种种争议由此而生,尤其是有关故事与话语的叙事学划分。本文作者试图找到因对故事与话语的不同解释而产生冲突的原因,进而从解构叙事视角对故事与话语的关系进行梳理研究。 第一章总结了国外对《黑暗的心脏》的研究的三个阶段,重点回顾了对文本的解构与叙事的研究。从中可以看出解构主义者的研究停留在宏观的层面上,叙事研究过于重视文本的统─而忽视了与之不─致的细节。国内对此文本的研究不仅在数量上而且在深度上远落后于国外的研究。 第二章中作者指出了叙事学研究的新趋势,要跟上时代必须有新鲜的外来给养,解构主义者认为,传统叙事学中故事与话语的划分中存在着等级的二元对立,并且对细节存在着一种偏见。米勒的解构叙事线条理论动摇了传统叙事研究中的二元对立背后的逻各斯中心主义。 第三章对《黑暗的心脏》中的解构叙事进行了详细研究。作者对故事的特权地位提出质疑,认为话语通常篡夺了这种特权。故事对话语等级式统治的原因在于叙事学家对统一与中心文本的追求,而文本中那些 看似不协调 的细节的存在对此提出了挑战。这些易被忽视的细节形成了文本的多种开头,造成了结尾的困境,也破坏了中心的一致。中心一致遭到各种 违规 的侵袭,使得单一叙事线条成为一种虚妄,导致双重与多重叙事出现,此中,每一叙事线条都企图压抑他者,使得中心与权威话语最终消失。文本中的话语分析进一步破灭了语言反映功能的幻想,满纸谎言的话语证实了语言只是一种幻影,语言的意义被延宕,通过话语达到单一确定的故事成为不可能实现的 理想模式 。 第四章回顾了对文本解构叙事研究的局限性和意义。解构研究中普遍存在着一种不可知论的倾向和对主体性的忽视,这是解构主义者悲观与虚无的世界观的反映,也使得它容易落入自己设置的陷阱。作者认为,对《黑暗的心脏》的解构叙事研究也是一种建构,它将异质性和重复性引入文本研究,承认误读对文学的价值,找回了文学早已丢失的作为艺术的价值,反驳了传统叙事学家僵化的客观科学观。 总之,本研究显示出它对心理分析、女权主义研究和新历史批评等的接纳性,呼吁文学作品研究中对不同观念、不同声音的开放,展示出文本的内在力量。这种力量总是伺机破除历史成规,追求无限;在这个意义上,本研究它既是一种解构又是一种建构。 该研究的创新之处在于:发现了传统叙事学家在《黑暗的心脏》批评中对故事与话语的二元划分实际上掩盖了他们对逻各斯的强烈依赖,文本中恰恰是话语而不是故事占据着特权地位;文中多重叙事线条的存在恰恰反映了文本中多重逻各斯的运作,而多重逻各斯的运作又导致了权威的消失。本文第一次将解构的叙事线条理论运用于《黑暗的心脏》的文本阐释。……   
[关键词]:解构;叙事;故事;话语;《黑暗的心脏》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安徽师范大学200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