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吴景濂与民国政治:1916~1923

张淑娟

   1916年,原临时参议院议长、国民党副理事长吴景濂因在护国运动中成绩低微,没能像谷钟秀等护国功臣一样入掌阁席,但他拒绝了湖北省长这个空头位置,留在北京做一名普通议员,并努力重建国民党,成为国民党重要分支益友社的党魁。1917年5月底,有关督军团将要北上解散国会的风声正紧,汤化龙辞去了众议院议长,吴景濂凭借多年累积的政治资本、社会网络继任。吴氏临危受命,勇于负责,虽然声称约法上大总统无解散国会之权,但面对武人,仍然不得不承受被解散的难局。 1917年8月,吴景濂到广州参加护法运动,他认为护法者自身应首先遵法,在法律范围内,联络实力派,共同进行。而孙中山到广州之后,建立总统制式的大元帅府。吴景濂和益友社成员与政学会合谋,对军政府加以改组,容纳唐继尧、陆荣廷等实力军阀,以图更大的发展空间。1919年,南北双方派代表在上海召开和谈会议。政学会不断跟北京私下接触,希望通过法律上的让步换取政治职位。吴景濂领导益友社打出护法来不能以毁法终的旗号,并通过坚持总代表唐绍仪的决定权,保障本派利益,使政学会、陆荣廷、唐继尧通过法律上的让步交换政治条件的意图落空,但因此造成了护法政府的分裂,制宪进程也受到了干扰而停滞。 1920年到1921年,吴景濂在上海,因孙中山回粤后建立了革命政府,吴氏不愿意再下广州,倡导联省自治,并决定依靠唐继尧、李纯等在长江一带建立有国会的“第三政府”,但因缺乏实力派的支持,最终没有实现。 1922年吴景濂北上,依靠直系第二次恢复旧国会,建立直系支持的北京政府。吴景濂联合亲近曹锟的王承斌、边守靖等直系分支,利用国内对外交问题的敏感,提出罗文干私下借款卖国案,推翻了由吴佩孚支持的王宠惠内阁。吴景濂与曹锟商定,利用金钱贿买议员,主持国会选举曹锟登上总统之位,而曹锟任内第一届内阁由吴氏组织。1923年10月5日成功选曹锟为总统,10月10日宣布完成中华民国第一部正式宪法。但曹锟上台后并未兑现承诺,吴景濂利用国会反对曹锟提出的其他任何总理人选,不久即受到武力威胁,于年底出京,淡出政界。 通过吴景濂在1916~1923年的政治活动,说明国会在这一阶段非但不是可有可无的“招牌”角色,而且还具有适合它存在的社会土壤,并发挥出一定程度的活力,行使着监督行政、立法等政治效能。相对于段祺瑞组织的御用安福国会(第二届国会),第一届国会虽屡遭抨击、解散,却能几度恢复,并成为某系军阀证明自身具备中央政府合法性的来源,说明第一届国会仍具有一定的政治魅力,使它能够独享政府合法性的裁判权。 吴景濂个人的失败,不能简单地归因于道德问题,需要联系1923年的场景,他与曹锟的对抗,但所依赖的支持者王承斌不但与曹锟同属一系,且是其手下将领,很难为了吴氏与曹锟决裂。另外,第一届国会议员到1923年10月10日到期,虽经过国会自身议决延期,但合法性已大打折扣。 第一届国会在具体行为上受到诸多批判,但只有到期换届才使它离开政治舞台。且第一届国会受到非议并不能等同于彻底废除国会制度的要求,1925年左右人们仍然把议会政治当作救国的选择之一。……   
[关键词]:吴景濂;国会;社会网络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复旦大学2007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