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论《尘埃落定》的狂欢特征与民间文化

胡金龙

   阿来的《尘埃落定》荣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在中国文坛引起巨大的轰动,其作品在艺术构思、叙事方式、文体形式等方面受到广泛的好评,引起了国内外文艺界的高度关注,关于它的评论铺天盖地,批评方法与批评角度呈现多元化态势:如小说的写作技巧、主题思想、创作来源、文化底蕴等等。批评方法的多样化,切入角度的多元化凸现了小说自身的包容性和开放性,但是很少有人从民间文化的角度来解读小说。本文从作者力荐的民间文化角度出发,立足于作者访谈及嘉绒藏族的地域文化,并结合巴赫金的“狂欢化诗学理论”,进行艺术审美和文化批评,力求为该小说研究提供一种新视角、新方法。 论文主体部分包括狂欢化人物特征、叙事的狂欢化、狂欢广场三部分。引言主要是论文综述,包括研究现状、批评的遗漏及本文的研究角度与方法。第一章主要是探讨“傻子”作为体裁面具的形式功能、言语特征所形成的复调的意义和“傻子”形象的民间原型。作为对比,也分析了土司王的形象;第二章首先对狂欢的渊源及核心感受做了探讨,接着从民间文化角度分析了狂欢化的故事情节,最后对狂欢节中的加冕—脱冕仪式作了寓言化的解读;第三章首先对比分析了边界市场与土司官寨前的广场的形式功能,其次分析了边境市场上的狂欢生活,然后以民间诙谐因素——梅毒为题,分析了民间诙谐文化的作用;结语对全文进行总结概括,充分肯定民间文化是民族文学这棵大树得以枝繁叶茂的根,是阿来小说得以成功的强大生命力。……   
[关键词]:《尘埃落定》;民间文化;狂欢化;加冕—脱冕;广场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西南交通大学2007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