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家园下的张力

刘麒麟

  “浪漫”是一个意义不断衍生的词语,一方面源于“浪漫”本身的歧义性,表征为在现代性的进程中,自身意义与精神指向的不断嬗变;另一方面更源于我们对“浪漫”研究的视角与范式的不断变新。当“浪漫”一词作为思想范畴而纳入生活领域予以解读时会发现,“浪漫精神的阐扬”与“审美现代性兴起”的精神指向从开始就是一脉相承与息息相通的,是故“浪漫”精神就表征为一种不同于神性本体论与理性本体论时代的生活方式、在世态度与艺术精神,具体而言则体现为浪漫主体之生存意向上的“身体、想象、新奇与革命”四个维度,而这四个维度既是构筑审美乌托邦与自由主义伦理的思想根源,也是引发愈来愈沉重的现代性危机的根本源头。在现代西方的精神与信仰世界中,当神义论转变为人义论后,人义论语境中的现代世界的原则——主体性,却是一个含混的概念。理性主体与感性主体这一二元紧张的关系就一直潜在地存在于启蒙工程所追求的现代性的主体性原则中。而其“浪漫”精神的种种歧义与精神指向的不断变迁,则具体的展现出了含混主体的内部随着整个现代性的进程而引发的愈来愈烈的精神紧张与争斗,这可清晰的表征为理性乌托邦与审美乌托邦、工具理性意识与身体领域之间的纠缠与决裂,结果是含混主体内部中的感性主体、审美主体、欲望主体凸现在个体的日常生活层面,最终也就导致了当下社会中日益陷入的“普遍的世……   
[关键词]:浪漫;身体;想象;新奇;革命;审美现代性;乌托邦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四川师范大学2005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