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试论卡夫卡笔下的荒诞世界

曲伟

  奥地利德语作家弗兰茨·卡夫卡(Franz Kafka, 1883-1924)是20世纪欧洲文坛上一位独特的作家,也是西方现代主义文学“三大师”之一。在现代主义文学中,卡夫卡被称为“荒诞文学之父”。他用神奇的笔触,饱蘸着个人对世界的切身体验,描绘出一幅幅怪诞的、梦魇般的画面,刻画了现实世界荒诞的本质。在卡夫卡的众多小说中,《变形记》(1912)、《在流放地》(1914)、《诉讼》(1914-1918)和《城堡》(1922),最突出地表现了荒诞的主题。因此,本文试图以这四篇小说为例,剖析卡夫卡笔下的荒诞世界。《变形记》通过主人公格里高尔变成一只大甲虫的荒诞情节,表现了现代人在生活重压下一步步从困惑走向绝望,最终变成“非人”的过程,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异化现象。而小说主人公格里高尔从人变成甲虫后的孤独感和绝望感,正是在社会重压下痛苦灵魂的真实写照。在《变形记》中,荒诞与真实错综复杂地缠绕在一起,荒诞之中蕴含着巨大的真实。《在流放地》也是一篇具有寓言色彩的荒诞故事,不过却更加令人触目惊心。就揭露帝国统治阶级的罪恶而言,没有比这篇作品更加尖锐的了。小说叙述了一个外国旅行家被邀请观看执行死刑的故事。通过这个可怕的故事,小说深刻地揭露了专制制度的残酷和灭绝人性,也揭露了旧制度行将灭亡时它的信徒和卫道士们的顽固不化。《诉讼》则通过一个普通公民被无端逮捕,申诉无门,最后被莫名其妙地处死的故事,深刻地揭露了专制体制下的司法制度的残酷和腐败。毫无疑问,《诉讼》所表现的也是一个荒诞的世界,不仅它的故事框架是荒诞的,而且整个作品都充满了荒诞的情节。尽管主人公约瑟夫·K清白无辜,而且不断抗辩,尽管法院拿不出他的任何罪证,但是,他的一切努力都毫无结果,罪恶的司法制度不会有丝毫的改变。相反,个人却被这样一个庞大的机构所异化,所摧残,直至最终被它所吞噬。《城堡》讲述的是K来到“城堡”外的小村庄,却不被人接受。为了得到别人的承认,争得此地的居住权,他便冒充土地测量员,以便进入城堡。他到处奔走,用尽了各种方法,最终仍未能如愿,反而离目标越来越远。小说中的城堡是一种权力的象征,代表着专制政权整个的官僚机构。K面对着这座庞大的城堡,在森严的等级、严密的官僚机构、显贵的权势的重围中孤军奋战,注定是徒劳的。小说中的荒诞世界,正是现代西方人的一种生存处境的真实写照。综上所述,卡夫卡的小说表达了对世界的荒诞本质的认识。但是,卡夫卡对世界的控诉,最终并没有以反抗的形式表现出来。小说主人公的反抗,总是以失败而告终。究其原因,这也与卡夫卡本人的思想个性有关。他对反抗必然失败原因的解释,正是基于他对世界和人的关系的认识。阿尔贝·加缪曾经说过:“荒诞,即现实世界是不合理的,不理想的,人与这个世界不协调,有矛盾,人在世界上并不感到是自己的家乡而有一种陌生感,他被剥夺了自己的希望,世界对他的希求不作任何回答,他在这里的生活就像西绪福斯的劳役,世界对他的任何努力都不给予任何报偿。” 〔6〕尽管这个说法不一定是对“荒诞”的最好诠释,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卡夫卡笔下的荒诞世界恰好可以作如是观。……   
[关键词]:卡夫卡;《变形记》;在流放地;格里高尔;弗兰茨;加缪;瑟夫;绝望感;执行死刑;生存处境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吉林大学2004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