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文学艺术中的非理性研究

尤强

  在创造过程中,广泛存在非理性现象,但总体而言,非理性的研究难如人意。从外部原因看,是狭隘的意识形态化倾向和理性主义中心化倾向压制了它的研究。从内部原因看,非理性本身作为一种复杂的心理现象,是难以用科学的手段和逻辑的语言方式来准确表述的。它是一股涌动的生命之流,奔行于规则和秩序之外,却又在暗中不断的支配艺术家的创作行动。非理性的创造功能研究,首先从其概念的厘定入手。先前的对非理性概念的阐释,实际上是走向两个极端。持否定态度的学者,以一种柏拉图式的偏见将非理性简单的等同于情欲,其伤风败俗的恶果自然而然受到理性的排斥;另一极端很明显的移植了西方非理性主义的观点,将非理性看作生命的本体,是世界的本质,因而是支配宇宙运行的惟一力量。平衡论的研究也只是在理性与非理性的张力中游移。我们认为,从表层意义而言,非理性是一集合性概念,是无意识、想象、直觉等因素的统称;从深层意义而言,非理性是以人的原初欲望为起点,借助生命冲动来实现人的自由意志的本质力量。在创造的过程中,非理性具有颠覆性和建构性、差异性和不可重复性、突发性和易变性、非自觉性与非逻辑性、情绪性和非语言性的特征。要想给予非理性以合法性的理论空间,必须处理好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理性与非理性,既不能落入儒家传统的理驭情的旧范式,又不能采用以非理性取代理性的非理性主义的观点。二者是一种宽容自由的、开放性的对话关系。在创造中,它们相互为用、相辅相成、不可分割。这种新型的对话关系是对二无对立思维的颠覆,它超越了浮躁的功用论、等级论以及以伦理化的价值判断。二者既互为中介,互相转化,又在特定环节中矛盾存在,最后统一于人的自由——创造的自由。这是人的潜能的完全实现,是创造主体的高峰体验。深入研究非理性的创造结构,也是研究非理性创造功能的有机部分。非理性是一个整体,整体功能大于部分所具的功能之和。非理性由动力结构和形式结构两部分组成。动力结构由无意识组成,它位于创造主体心理上的最深层,既是创造的根本驱动力,又是信息存贮场。在无意识领域中,情欲浸润着主体的经验和知识信息,推动艺术家去追求更高的审美目标。非理性的形式结构由灵感、想象和直觉组成部分。三者都以无意识为动力,互相联系而又表现出不同。灵感抉裹着想象和情感,是创造性活动中的特殊飞跃状态,是创造力的完美体验;艺术家通过想象超越现象界,使一种潜在的、非现实的东西出场,并使艺术家进入虚幻的艺术世界,使自我的心灵对话成为可能;直觉,是心灵的穿透力,是对审美客体的瞬间的、自发的、直接的把握,它能快速捕捉审美意象并克月时弓造中的障碍,是艺术家必备的创造能力之一。整体的非理性作为人的另一重要的本质力量,使理性和非理性之间的对话关系得以形成。对话关系是对旧的二元对立思维的超越,是非理性研究的一项突破。非理性的研究有着积极的现实性意义。它反对现代转型社会中存在的大量的功利理性役使下的浅层次创造,从而提倡更具深刻内涵的原创观.在更高的哲学层面上而言,无功利的创造就是将创造主体从异化状态中解放出来,体验着人性完美的极度幸福。……   
[关键词]:非理性;理性;本质力量;对话;创造结构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曲阜师范大学2004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