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先锋及其语境:中国当代先锋文学思潮研究

程波

  中国当代先锋文学既是一个空间性的概念,又是一个时间性的概念。所谓的空间性是指:它是总体意义上的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内在分支,在共同的时间段上,受到和同时期当代文学中的其他部分所处的共同的文化语境的影响,尽管“先锋文学”和当代文学其他分支(非先锋文学)有时存在“边界模糊”的情况,但更主要的还是两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甚至是完全的对立,“先锋文学”有着有别于同时代其他文学的“内核”。所谓的时间性是指:“先锋性”是一个历史范畴,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先锋文学,过往时代里的先锋文学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有可能会成为一种“体制”,从而失去先锋性。“先锋文学”的发展是一个不断自我超越自我更替、但又不是直线向前“进化论”式的轨迹,只有回复到某种文学形态所处的时间段上,才能真正地判断其是否属于先锋文学,才能更好地探讨其具有的特性。基于这样的认识,本文没有先验地形成“中国当代先锋文学”的范围,而是把在众多文学现象和思潮中判断哪些属于“先锋文学”哪些不属于这样一个问题,和分析先锋文学的思想和艺术特征结合在了一起。本文受到“文学场”理论的启发,提出了这样一种带有方法论意味的理论:“先锋文学”之所以具有先锋性,表面上看是由于其自身诸如反叛性、实验性等特点,但更深一层,是因为先锋文学和文学支持网络之间的相对关系——当一种文学样态在时代的文化语境中具备“支持网络”的时候,它也就是处在一种体制之中,是某种“主流”文学或“体制”文学;如果它不具备“支持网络”而它自身也不具备艺术上的开拓性的时候,那它就表现为一种不成熟的文学;如果它不具备“支持网络”而在艺术上又具有开拓性,那那它就是“先锋文学”,换一句话说,先锋文学是一种逃逸出它那个时代文学支持网络,而又具有向未来敞开性质的文学。“先锋文学”总是逃逸出“旧的支持网络”,然后被“新的支持网络”纳入,然后在自身能动性(人的能动性)的作用下,扬弃体制化的文学思想和艺术程式,再次从其支持网络中逃逸出来。需要作一下解释的是,所谓“先锋文学的支持网络”有两个层面的意思:其一,从宏观层面上说,它指涉的是“文学场”中先锋文学的产生和转化机制,以及和先锋文学具体意蕴(美学/社会学)对应的包括了一般社会环境、权力场(意识形态权力和商业权力机制)、文化语境层面上的支持点交织成的网络;它是先锋文学进入“文学场”结构获得合法性的必要条件。其二,从微观层面上说,它是指支持先锋文学创作者个人在客观现实中的经历等有一定程度物质性实存性质的因素、个人所获得的体系化的知识及其身处其中的文化语境等有非物质性实存性质的因素、个体的诗性体验的心理机制、诗性思维能力等具有主体创造效能的因素这三方面的综合体;最后一点是是最为重要的因素,它制约着主体对于前两者的接纳、吸收,而它的形成又无法离开前两者的基础性作用。本文把先锋文学及其支持网络之间的相对关系作为“历史地”讨论中国当代先锋文学思潮的线索,虽然当代先锋文学只有20余年的发展时间(从70年代末至今,还有处于萌芽时期的文革地下文学),但一般社会状况、文化语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且各种外来思潮高频率的进入中国文化环境中,这些都使得具体的先锋文学样态及其支持网络之间的相对关系发生了多次变化,这使得以这一关系作为研究的主要线索,具有了必要性。在这一主要线索之外,本文还注意将中国当代思想、文艺美学的发展状况和先锋文学研究结合起来,注意了西方文学和文艺思潮对于中国当代先锋文学发展的影响,注意把各个时期的先锋文学样态之间的关系、先锋文学对于自身传统的突破和继承的关系展现出来。虽然学术界有一些关于中国当代先锋文学的评论和研究,但往往陷于一时一物,对其进行系统的研究并不充分。而且有的系统研究往往会有一种“无限扩大”先锋文学范畴的倾向,几乎把中国当代文学中出现的各种流派都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归入“先锋文学”之中,反而取消了先锋文学的内在特性。本文力图寻找到一种把具体的“先锋文学”样态还原至其语境中的方法,力图从一个新的角度分析中国当代先锋文学思潮的发展,另外,也希望通过对当下的先锋文学因素的探讨,从新的现实中获得新的观点。……   
[关键词]:先锋文学;先锋文学支持网络;语境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复旦大学2003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