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明清易代与话本小说的变迁

朱海燕

  本论文在观照明清易代历史的基础上,考察了清初话本小说的变迁,它对话本小说传统的继承、贡献与超越。小说家们在艺术表现方式上的突破,是因为话本小说固有的文体形式已经无法满足新的需要——反映波澜壮阔的时代和急剧动荡的社会政治生活的需要。清初话本小说文体形式的创新、表现手法的多样化和成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生活的变迁,这才是形式变革的第一推动力。鼎革之际的小说家们,藉小说对易代历史、对现实进行反思,他们不约而同地把反思的焦点集中于道德。《清夜钟》、《醉醒石》等都是一时的代表之作。道德视角与道德关怀成为清初小说的共同特点,也是小说家们完成其社会职志的具体表现。这与清初以“功过格”为代表的民众道德普及风潮基本同步。论文以李渔为线索人物,通过有关李渔身世经历的个案研究,对明清易代的历史作了梗概式的交待,尽量烘托出清初小说家们生存的大环境及其写作的时代背景。同时,以李渔独具一格的生活道路为例,在清初士人群体分化的时代语境中,照察处于儒家传统经验与现实困境的夹缝中的士人,其生存之道的复杂、艰难和必然的狭窄。在此基础上,从易代史和小说史的角度,着重分析了李渔的话本小说的创新和变革,包括:小说中鲜明的个人标记、喜剧风格及其与自我形象之间的关系,其小说观念对道德的强调,基于道德和喜剧的双重考虑而设计的“道德喜剧”——它的基本形式、讲述方式与结构特点,对传奇、八股文等文体的借鉴,对话本小说文体形式的革新,小说语言方面的成就,以及在这些创新背后隐藏着的李渔的个人形象,等等。通过上述分析,揭示其小说独树一帜的风韵,及其在话本小说的发展历程中所起到的承前启后的关键作用。李渔是清初对话本小说传统的文体形式进行变革的第一人,《十二楼》在结构形式方面的独到之处,预示着《豆棚闲话》中“豆棚”框架的出现。艾衲因为安全和表达深遥思想的需要,创造了话本小说史上独一无二的“豆棚”框架,它既增加了小说的叙述层次,丰富了作品的涵义,使某些不便明说的意义得以突显出来,同时由于框架故事的存在,加强了篇与篇之间的张力,很适于表现作者深刻而沉重的哲学思考。《豆棚闲话》的创造,极大地改变了由三言开创的话本小说的文体形式和传统的小说观念,显示了话本小说的形式在表现内容、主题方面一向被人忽视了的巨大潜力,对读者根深蒂固的阅读习惯也是一次强烈的挑战。在写什么和怎样写的问题上,艾袖开辟了前所未有的新天地,极大地拓宽了话本小说的文体边界。从《豆棚闲话》中,隐约可以看到中国现代小说破晓的曙光。与明代的话本小说相比,清初进入了一个更加自觉的创作阶段,作家的主体意识与作品的个人风格都比明人突出。对明清之际历史的反省、对清初社会现实的关注,以及为适应此表达需要而对文体形式的诸多革新,使清初话本小说整体上呈现出显著的文人化倾向——作品的思想倾向、审美趣味和艺术风格等,无不体现出文人阶层特有的情趣、韵味和价值标准。文人化倾向并不妨碍作者贴近世俗社会、描写市井细民的喜怒哀乐,但是,作品的视角、风格、价值观和思想底蕴则是经过了“大传统”反复淘洗的文人的产物。从这个意义上说清初的话本小说是文人小说亦无不可。……   
[关键词]:明清易代;道德关怀;话本小说的变迁;形式;话本小说传统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