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板块与反讽

杨高平

  纵观中国百年文学史,扩展形态的反讽己经成为其内在深层结构,它在文学修辞方法、哲学态度和价值形态三个层面上起作用。其特点是个体主体性、群体认同性和阶段性。传统文学研究对象可以简单地分类为包括创作主体、接受主体在内的文学主体,和包括文本、社会生活在内的文学客体两大类。既然主体无一例外地载有传统文化和当时当地的社会历史底蕴,两类主体便是造成中国百年文学深层结构反讽性的诱因,而其反讽性必然具体表现在主体与客体的关系之中。具体表现为以创作主体为中心的文本、社会生活之间的反讽:二三十年代开创的中国乡土小说,文本中的反讽还仅仅停留在审美的和哲学态度层面,即表层意义上的怀旧者与深层意义上的现代文明的受益者之间的对立。以接受主体为中心的文本、社会生活之间的反讽:这种反讽的最基本的模式是接受主体和主流意识形态的结合,构成一种权力机构,从而作用于文本和社会生活,使二者之间的协调关系扭曲、变形,以至于完全对立。文本内部的反讽:文学创作中作为创作手法的反讽。中国百年文学的反讽性除了层次性的特征外,还有如下基本特征:一、个体主体性特征。反讽最简明的界定是对某一事物的陈述和描绘包含着与人所感知的表面的(或字面的)意思正好相反的意义。构成反讽的两极“陈述和描绘”与“感知”,都是主体性很强的概念,是随着文学活动中创作主体的具体情况而有所变化的,与主体的认知状况和情感状况有关。无论是认知的还是情感的参与都会使二者之间产生距离,扭曲二者之间的关系,以至于完全对立。所以,认知性反讽有倾向性和非倾向性的本质分野。倾向性的认知反讽俗称“指鹿为马”,但是,无论从创作主体还是从接受主体看,都知道“鹿并非马”。非倾向性认知反讽,即由于认知水平的限制在文本中表现出来的与本质对立的反讽。二、群体认同性特征。中国百年文学,是伴随着各种各样的社会运动形式一同产生、发展的,而社会性的运动其主体和主要依靠力量是“人民群众”,这反映在文学上便是反讽结构的群体认同特征,即,依靠某种社会力量所形成的伦理价值观念以“群众”或“大多数”的面目出现,制度化为一种审美观念直接作用于文学活动过程中。三、阶段性特征。中国百年文学反讽结构呈现出的阶段性特征,大致的规律是,随着社会思潮的多元和一元的交替出现,文学上的反讽性也呈现出文本内部和文本外部反讽交替出现的特点。从反讽的功能来看,多元时代的反讽趋向修辞和哲学态度层面,一元时代反讽趋臼价值范畴层面。从社会思潮发展来看,中国百年文学史大致上有三个辉煌的时姐,即五四运动前后;抗日战争后期到解放战争前期;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而中国百年文学中具有感召力的儿个话语,如启蒙、救亡、革命等都因为民粹主义的渗透而个性逃逸,最终异化为反讽母题。中国百年文学史深度模式上的反讽结构形成的重要原因是文学的”平面板块结构。扳块,作为中国文学创作的存在的一种形态和作为文学研究的基本方法论在中国文学史上源远流长。自文学构成刨立的历史,人们总是根据同一个平面上的某个或者某些价值观念,将文学的存在形态作横断的或者历时的分割,攸义学在平面结构上呈现出板块分裂状态。上起曾士《典论·论文》的“四科八类”,钟保《十二诗品》中的十二种文学风格,下至鲁迅《中国小说史略》,王瑶先生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莫不如此。板块的这两种存在方式是相互吻合的,反映出中国历史上人的非个人化存在实质。日前,较有影响力的文学板块理论当首排李泽厚的现代文学“启蒙救亡双重变奏”理论。孔范今先生不赞同李泽厚“启蒙与救亡的相互促进说”,并将这个范畴运用到整个中国现代史的观察之中,提出 20世纪历史的启蒙救亡恃论结构。李新丁兀*{认为o蒙和救亡两人板块,无论是相互促进的还是忏论的,讪n帅他人学帧1川兀生毕业论义远远概括不了中囚百年义学的整体状况,m为这忽略了无广’阶级革命这一线卜的义学存在,所以提出“)S蒙、救亡和翻男的三贡变奏”的说法。我觉得上还分类的板块理论无-例外的在漠视这样一个历史事’实:每一个社会都是山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构成的秩序化和非秩序化的过程;历史,包括文学史,是建立在-系列成见基础上的永无止境的阐释过程。然而,传统的板块理论忽视了文学史也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构成的秩序化与非秩序化、权威与非权威的过程。中国文学板块结构的主体思想是主流e识形态、知识分于话语和平民精神平民意识。中国当代社会*益分裂成官僚和平民两大阶级;知识分于也分化成“士大夫”和“精英”两部分。启蒙者背离了启蒙精神,干……   
[关键词]:板块理论;文本内部;乡土小说;《典论·论文》;学史;孔范;中国当代社会;王瑶先生;启蒙者;胡风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曲阜师范大学2002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