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见微知著 殊途同归

朱道卫

  本文选取奥地利著名作家斯蒂芬·茨威格的《象棋的故事》与阿城的《棋王》为研究对象,以象棋为介质,从三个方面对之作了平行比较。一、精神追求与象征意义。两位中外作家不约而同地选取象棋为题材,通过小说中的人物表达了精神追求——反对黑暗与愚昧,向往光明与文明,崇尚自由与和平,表现出深刻的哲理批判和思考。二、心理分析与禅理外泄。心理分析是茨威格塑造人物形象、反映重大背景、表达情感和意志的基本手段,他充分发挥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长处,以冷峻的思考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阿城则从中国传统的道禅文化出发把握时代和人物,演绎民族精神,体现东方民族的直觉感悟,他努力通过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追求和理解来显示其文化性格中的庄禅意味。三、人道理想与悲剧意识。西方观念强调人与自然的破裂、对立,具有浓烈的悲剧色彩;中国人则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沟通,讲究淡泊和宁静。茨威格通过灵魂的追猎,阿城通过禅定入一,都达到无所知而全知,无所求而尽求的境界,他们小中见大,通过小小的棋子联系历史和文化,不约而同地将下棋这一行动提升到社会历史意识的高度,化平淡为高雅,化世俗为空灵,使几乎全然没有戏剧性冲突的故事简洁完整而富有弹性和张力,其间充满人道主义精神和悲剧意味。站在世界文化的角度审视这两部作品,可以看到它们在表现民族文化的独特价值的同时也展示了人类的深刻悲剧性,它们超越了国家、民族的界限而成为社会和时代的悲剧,可谓殊途同归。……   
[关键词]:象棋;棋王;比较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华中师范大学2002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