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边缘化的江淹——论“江郎才尽”及其文学史意义

崔军红

  “江郎才尽”是一个有意味的话题。江淹何时“才尽”?江淹为什么会“才尽”?江淹“才尽”体现着什么样的文学价值?这些问题都有待人们作出深入的研究。本文试图从文学史的背景下来揭示“江郎才尽”的原因,并从中发掘出这一现象背后所隐含的深刻的文学史价值。本文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探讨江淹“才尽”的具体时间。一般认为江淹“才尽”在永明之后,这一推断的主要依据是《南史》本传和钟嵘《诗品》,在《南史》本传和《诗品》中都提到江淹罢宣城太守归时做一梦,梦郭璞索笔,因此而“才尽”。但江淹之梦,更多的是对自己“才尽”原因的解释,并不说明其“才尽”时间。有些学者又据钟嵘《诗品》卷中“梁左光禄沉约条”推测江淹“才尽”在永明年间,这种说法大体上是可信的。笔者在此基础上,考《初学记》卷十三所载江淹的《荐豆呈毛血歌辞》、《奏宣列之乐歌辞》及《牲出入歌辞》,发现江淹在齐建元二年(480)之前,亦即永明之前已有“才尽”之迹象,这与江淹《自序》中江淹所流露出的心灰意懒、不愿再进行诗文创作的心情也相吻合。而《自序》作于永明元年u83人由此看来,江淹最迟在永明初己经开始“才尽”。第二部分论述江淹“才尽”的原因。笔者从南朝文学发展的背景出发,首先考订永明体诗产生的时间,认为永明初永明体就”己经形成,而此时江淹开始“才尽”。据此,笔者认为江淹“才尽”与永明体的流行有着关密不可分的关系。从江淹的文学观点来看,他与钟赚、陆厥的诗歌观大致相同,而陆厥、钟嗓明确反对永明体。江淹对永明体也不会抱有积极支持的态度。他在《杂体诗序》中己经明显地表现出了他的这一观点,因此,江淹是不会去创作永明体诗歌的。在永明体一枝独秀、倍受时人椎崇的年代里,江淹所创作的接近于元嘉体的诗歌,是不会受到时人欢迎的。而当时文坛上那种“各滞所迷”、“好丹非素”的狭隘的风气,在客观上排斥了江淹,而江淹又是一个“交不苟合”/‘学不为人”的人,他不象沈约、任防那样善于培养自己的羽翼,排斥异己,因此江淹就难以在文坛上拥有主流诗人的地位。因此,他也逐步由一个主流文人变为一个非主流文人,也就是说他在当时己经边缘化了。这才是“江郎才尽”的真实原因。第三部分阐述了“江郎才尽”的文学史意义。江淹“才尽”2在本质上反映着南朝文学由元嘉体向永明体过渡的“新变”历程,也深刻地揭示出南朝文风的畸形。南朝文学的“新变”和畸形的文风,这两种力量的合力,促使南朝文学逐渐走向过分追求形式的道路,并最终导致了宫体诗的出现。这种形式主义的文风一直延续到初唐。……   
[关键词]:《诗品》;永明体;南朝文学;文学史意义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郑州大学20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