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地下经济核算研究

段滔

  本文研究一个还没有被充分认识但日益受到人们关注的经济活动领域——地下经济。“地下经济”(Underground Economy)这一概念由意大利经济学家吉奥泽(Giorglo Fua)于1977年首次提出,与此相近的概念有“黑色经济”、“非正式经济”、“影子经济”、“第二经济”、“隐蔽经济”等多种。地下经济通常涉及极为广泛的经济活动,包括走私贩私、卖淫贩黄、无照经营、未登记的就业、私下成交的短工、逃税漏税等。这些经济活动总是千方百计逃避政府管制。地下经济的研究,由于其特殊的研究对象,在1970年代已经引起西方主要国家经济学家和政府部门的重视。在地下经济核算研究方面,西方国家已经取得了开创性的成果。在我国,对地下经济开始研究是近些年的事,目前,无论学术界还是政府部门对地下经济核算研究都没有足够重视。在我国开展地下经济核算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过去,由于受联合国1968年颁布的SNA影响,我国将地下经济剔除在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之外,实际上影响了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平衡关系,联合国1993年新SNA中呼吁各国应尽可能将地下经济活动纳入国民经济核算范围之内,并指出:“尽力估算包括地下经济在内的总产出特别重要,即使不能将地下经济单独区分出来”。自1980年代以来,我国地下经济急剧膨胀,对社会经济和生活各方面均产生了重大影响。资源的有效配置和国民经济的正常运行都要求我们加强对地下经济的特殊表现形式、形成原因、尤其是地下经济核算方法等问题的研究,从而全面把握国民经济发展态势,为政府部门有效治理地下经济、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提供决策依据。本文以唯物辩证法为指导,运用科学的抽象法和现代经济理论,将规范分析和实证分析相结合,对地下经济核算进行了有益的探讨。鉴于目前我国学术界对地下经济的研究仍处于探索阶段,地下经济作为一个特殊的经济活动领域还没有被人们充分认识,本文从地下经济的理论界定入手,通过考察我国地下经济的各种表现形式及地下经济的特征,揭示1980年以来我国地下经济产生的制度原因,剖析地下经济对社会经济、生活各方面的影响,在借鉴国外地下经济核算工作经验的基础上,结合中国国情,首次提出我国地下经济核算应该采取抽样估计和间接推算相结合的方法,并对核算我国地下经济活动参与情况和地下经济收入的方法进行了较为系统的探讨,文章最后对政府部门地下经济治理工作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地下经济核算研究的进行必须以地下经济的定义和研究对象为基础。然而迄今为止,地下经济的定义几乎和其别名一样五花八门。本文基于1993年SNA的要求,综合国内外关于地下经济定义的各种主要观点,认为地下经济是在政府对经济进行干预的条件下,有意或无意地逃避政府管理和控制的经济活动。并指出,即使在当前核算体系把地下经济纳入生产范围的情况下,就本质而言,地下经济活动首先是经济活动,其次是地下活动,最后才是生产活动。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的地下经济活动都是生产活动,某些地下经济活动只发生在分配领域,并不具备生产性的特点,但这并不说明不需要对这类地下经济活动加以统计,恰恰相反,掌握这类地下经济活动的总体情况对于整个国家的经济乃至政治都是必须的。本文将地下经济按收入来源不同分为未申报经济和犯罪经济,并结合资源配置模式,根据地下经济活跃程度和其表现形式的复杂程度,将我国地下经济自1980年以来滋生蔓延的过程分为两个阶段,对中国地下经济现状和表现形式进行考察,归纳得到地下经济的基本特征(逃避政府管制)和其它重要特征。本文由表及里对1980年代初以来我国地下经济的成因进行了剖析。税率、利润率、通货膨胀率的高低和一国公开经济的缺漏程度等因素固然对地下经济具有重要影响,但是这些因素对地下经济的作用是建立在地下经济有赖以生存发展的空间基础上的,由此进一步指出,在由传统的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正是制度建设滞后为地下经济的存在和发展提供了温床。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必然引起经济结构向多元化方向发展,经济主体、经济成分的多元化导致利益的多元化,利益冲突也随之增加。改革启动了利益机制,但是在改革中我们缺乏规范利益追逐的有效制度框架。制度构造与经济发展不适应,具体表现为管制不当、制度效率低下和经济体制改革中制度构造严重滞后等,是地下经济的根本起因。地下经济的泛滥,已经对我国国民经济造成了不容忽视的危害。地下经济逃脱政府统计监督,扭曲经济信号,增加宏观调控难度;使市场陷入“坏车市场模型”状态,破坏公平竞争原则,扰乱市场秩序;扰乱资源合理配置,影响可持续发展;使财政收入减少,影响税收杠杆对经济调控的作用;导致国民收入分配不公,破坏社会秩序;败坏社会风气,严重地危害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恶化社会环境。尽管地下经济活动与现行政策、法律和法规相违背,地下经济在特定条件下对国民经济也有一定程度的积极影响。地下经济既与公开经济相互交织运行,又是公开经济的对立面。地下经济以畸形的方式填补公开经济的缺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地下经济是公开经济缺陷的指示器,是现……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