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同传并行—综合语义加工专业技能研究

陈雪梅

  职业和学生译员在同传表现上呈现诸多差异,通过现实观察和文献梳理,发现两者的差异主要集中在语篇意义加工层面。结合同传语义加工路径和语义加工策略,本研究提出同传“并行-综合语义加工”专业技能这一概念。“并行”不仅指“脱壳”和“代码转译”作为语义加工路径的并行激活,也指同传决策过程中各影响要素间整体、互动、分布式激活方式;“综合”指同传语义加工的“综合”策略和对认知资源的“协调”过程。本研究围绕同传的并行-综合语义加工专业技能,提出研究问题,并进行相应的理论探索和实证研究。本研究的研究问题有四:一、如何运用理论框架来解释同传并行-综合语义加工现象?二、影响同传语义加工的主要因素有哪些?三、体现并行-综合语义加工能力的具体指标和策略有哪些?四、与新手译员相比,职业译员的并行-综合语义专业技能是否有显著差异?为什么?对于前三个研究问题,笔者通过文献法、归纳法进行理论构建,在此基础上聚焦第四个研究问题:通过实验法、问卷法以及定性分析,以职/学、方向性和语速作为自变量,对因变量——总/主信息实现率、语义并行加工路径指标和语义综合加工路径指标进行考察。本研究以联结主义的并行-分布加工理论(Rummelhart&McClelland,1986)作为主要理论基础,构建了同传并行-综合语义加工模型。该模型在语义加工路径上强调代码转译和“脱壳”的并行加工,在综合语义加工环节,强调同传认知活动中的策略决策过程:即在内外部互动因素的影响下,译员通过语义加工策略进行综合、协调处理,具体体现为对理解后的语义进行重构、整合、主次信息甄别等。以并行-综合语义加工模型为理论框架,结合修正层级模型(Kroll&Stewart,1994)、长期-工作记忆(Ericsson&Kintsch,1995)理论,本研究进一步论述了影响同传语义加工的主要因素——工作语言能力、方向性、长期-工作记忆能力和源语信息难度,确立了同传“并行”语义加工指标——源语结语干扰、词汇干扰、语义重构和综合路径指标及“综合”语义加工策略——语义重构、整合、泛化、近似表达、概括、连贯添补、诠释添补。在前三个研究问题基础上,对研究问题四展开实证研究。运用专家和新手对比范式,在控制背景知识的前提下,本研究对8名接受过正规会议口译培训的职业译员和7名会议口译即将毕业的学生译员进行中语速和快语速模式的汉英、英汉同传实验研究,并辅以问卷调查,问卷内容涉及B语习得背景知识、B语同传训练和实践比例及英汉、汉英同传难度。结果显示:一、职业和学生译员的总/主信息实现率有显著差异,而在综合语义加工策略频率上无显著差异。数据进一步显示职业译员区别于新手译员的不是策略的选择和使用频次,而是策略的自动化程度,语篇整体意义的连贯构建和认知资源的协调。此外,结果显示职业更倾向于运用并行语义加工路径,结构干扰多于学生译员,这与“职业化程度越高,脱壳程度越高”的常规思维相悖;二、方向性因素的显著影响表现在A、B语工作语言能力的差异上。“翻译不对称”效应(Kroll&Stewart,1994)在本研究中得到验证:译入A语时,结构干扰和词汇干扰显著多于译入B语方向;而译入B时,译员更多地采用“意译”路径和策略,包括运用更多的语义重构、整合、诠释添补等,对语篇意义的连贯和认知资源协调方面也更好。三、数据显示语速,作为源语信息难度的一个重要指标,对并行加工路径指标无显著影响,这与Dam(2001)等人的“同传难度越高,脱壳程度越高”这一结论相悖;四、不论职/学组间区别,并行加工路径和综合语义加工策略相关指标与总/主信息率显著相关,总体上支持本研究中对于“同传并行-综合语义加工模型”的构想。……   
[关键词]:同声传译;方向性;语速;语义加工;专业技能;并行-综合语义加工模型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上海外国语大学201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