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当代媒介素养教育研究

刘津池

  教育是一项专注于“培养人”的社会实践,“使人成之为人”是其底线及赖以存在的合法根据。换言之,坚持“培养人”的使命,以“人”为基本目的和出发点,促进人的发展是教育存在的根本。由此,教育首先需要回答的是如何实现人的发展问题。在“人的发展”问题中,人的基本素质是核心的要素,它不仅是人的全面发展的重要条件,也是人获得可持续发展的根基。在“培养人”的框架中,对人的基本素质的培育和发展,实际上就构成了教育的基础性前提。当代媒介素养教育是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培育和提高人的基本媒介素养的实践活动,本质上就是以“培养人”为使命的具体教育形式。 在当代,媒介迅速发展,“媒介化生存”成为了社会生活的重要表征,人的媒介素养也构成了其存在与发展的基础,影响着人的生存与发展资源的获得。为此,当代媒介素养教育要实现对人的培养,就不应只是单纯地局限于人的基本素养,还要通过提升人的基本媒介素养来完善人的生活素质,造就一种可能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意义,并相应地增加人的幸福。但从20世纪30年代以来,在世界各国的实践中,媒介素养教育在各种政治、经济、道德等名义下,成为了挽救社会危机、解决社会问题的手段,并非一开始处于“培养人”的轨道且专门以提升人的基本媒介素养为目的。直至当代,随着媒介社会的发展,教育理念的革新及其实践的不断深入,媒介素养教育的地位和价值才逐渐凸现出来:一是,媒介素养教育成为了获得生存资源的中介性条件;二是,媒介素养教育在参与社会“再生产”和人的“现代化”体现出自身的过程性价值;三是,在当代社会中,媒介素养教育为人过上符合时代发展的生活方式,创造了可能。 在我国,媒介素养教育是从20世纪90年代才开始的,主要是在媒介素养教育学者的倡导下进行的。一方面是,我国媒介以媒介社会的发展,为媒介素养教育的开展提供有利的外部环境;另一方面,自我国引进了媒介素养教育,就开始了“本土化”的努力,不仅使其成为了一门独立的学科,而且使得媒介素养教育的实践得以顺利进行,特别是在参与社会“再生产”与人的“现代化”的过程中发挥了自身的积极影响。但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下,由于本土化的时间较短、程度不高,就不可避免地阻碍了人才培养的质量,与整个社会以及人的发展需要并不相符。因此,中国当代的媒介素养教育首先面临着,建立具有本土性格和本国教育现实的理论体系和实践体系。 在西方发达国家,媒介素养教育开展的时间较早、理念较为先进,实践比较成熟,积累的经验也比较丰富。我国要进一步推进媒介素养教育的深入实践,就需要在立足本国情况下,向西方发达国家进行有效地借鉴。具体来说,应当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要正确地认识媒介素养教育的性质与任务,坚持“培养人”的使命,树立超越“生存”而创造“意义”的价值理想,与时俱进地进行观念的更新;(2)当代中国的媒介素养教育实践需要立足国情,坚持“文化关照”的同时,还要加强“本土性”的培育;(3)媒介素养教育需要坚持“主体建构”的原则,激发学生主体意识,完善学生的基本素质结构;(4)在当代媒介社会中,媒介素养教育建立“社会—学校—家庭”三方联动机制,形成强劲的实践合力,推进自身与生活相结合。……   
[关键词]:媒介素养;媒介素养教育;“培养人”;“媒介化生存”;可能生活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东北师范大学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