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演具与神像

杨丽嘉

  皮影戏,是由影戏艺人操纵纸制或者皮制的平面侧影形象的影人,通过灯光将影像透映于木窗上,并配以音乐和唱念来表演剧情的一种傀儡戏。影人,从本质上讲,就是皮影戏表演的道具,亦即演具。在皮影戏的表演过程中,影人,作为演具,其主要功能在于扮演人物。由于皮影戏本身以声带画的表演特点,以影人来扮演角色人物,需要对其所扮角色的身份、个性等进行有效的视觉传达。在这个层面上来说,影人的构形,主要是以一定的构件元素符号来标示人物的年龄、性格、身份等,因此影人构形便具有了人物识别的功能,而选择合适有效的构形符号进行视觉传达便成了影人构形的核心问题。作为我国宋代影戏遗存的海宁皮影戏,其影人构形符号历经时代的淘洗,从宋元讲史、杂剧,明清传奇脸谱构形和服饰构形中吸收构形因子,并结合自身的表演体制特点进行了适应性的调适,形成了其独特的构形传达体系。本论文的第一章和第二章主要就此展开讨论,集中探讨海宁皮影影人构形符号在人物识别方面的有效性及其与包括宋元讲史、宋元杂剧、明清传奇以及历代日常服饰与戏曲服饰等其他艺术形式之间的文化关联。 虽然,皮影影人一般是作为演具而存在,但在特定的民俗情境和表演情境中,有些皮影不仅仅作为演具而存在,它们同样可以用来扮演某些神明的神像,因而具有了神像功能。影人神像功能的获得深深根植于皮影戏所赖以生存的民俗情境和具体某一场皮影戏表演的特定表演情境。就海宁皮影戏而言,由于地方文化的规约,较少存在单独刻制的云朵子、景片等,在以蚕花戏为代表的富有民俗功能指向的皮影戏表演中,则是大量采用以世俗人物扮神像的方式来完成表演。因此,在这种表演情境中,皮影影人便具有了演具和神像的双重身份,整个影人在表演语境中被赋予了神像的构意,成了俗民膜拜祭祀的对象,负有神圣的偶像功能。本论文的第三章、第四章则就海宁皮影戏表演中影人神像功能的赋予和抽离展开讨论以厘清海宁皮影影人构形和地方文化及皮影戏表演体制之间的内在关联。 当然,海宁皮影影人的演具本质和神像功能之间是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的,演具作为影人的本质,具有固定性和持存性;相对于其演具本质来讲,皮影影人的神像功能具有一定的依存性。无论皮影影人在具体表演情境中其功能是面向虚拟现实的,还是面向实在现实的,其演具的本质总是作为底色和根基岿然不动;而神像功能则是情境所赋予的,是寄生于具体的民俗情境和表演情境之中的,会随着风俗的变迁而发生变异。……   
[关键词]:海宁皮影;构形功能;二重性;演具功能;神像功能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复旦大学2012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