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时间与创造

赵伟

  柏格森哲学是一个系统。其系统性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既是整体的又是开放的。柏格森的四本主要著作:《论意识的直接材料》、《物质与记忆》、《创造进化论》、《道德与宗教的两个来源》,每一部分别是针对绵延、物质、生命、道德这四个具体问题的探讨。从这一点上来说,其每一本著作都是一个具有内在一致性的单独系统。在这四个相互独立的系统中,柏格森哲学中的创造概念分别具有不同的含义:在《论意识的直接材料》一书中,创造指的是意识状态现在的、当下的质变运动;在《物质与记忆》中,创造成为了过去(记忆)的自我保存;在《创造进化论》中,创造可以被理解为一种朝向未来的生命进化过程;在《道德与宗教的两个来源》中,创造意味着处于时间之中的一种永恒的未完成过程。从创造概念之含义所经历的这种演变来看,我们发现柏格森的创造概念分别与时间的现在、过去、将来、永恒这四个维度紧密相连。以上四个维度一起构成了柏格森的完整的时间概念。因此,柏格森的创造概念与时间概念之间具有内在一致性,甚至可以说,它们是“同一”的。一方面,时间就是创造,时间的异质性决定了它不停地进行着差异化的活动,而这种差异化活动就是我们所说的创造;另一方面,创造又分别体现于时间的四个维度上,换句话说,创造无法脱离时间,它只能是一种在时间内部所展开的活动。创造总是伴随着“有”某种东西(时间)。对柏格森来说,“从虚无中创造”是完全无法想象的。时间与创造概念的这种内在一致性使柏格森的四本著作共同构成一个统一的整体。也就是说,四个小的独立系统,通过时间概念的串联,组合成一个大的整体系统。 但是,这种整体的、体系式的系统并不是柏格森哲学的全部。柏格森哲学中的创造概念的含义也不仅限于对时间概念的理论探讨。它更体现于哲学家的思考活动之中。创造同样也是哲学家的个人体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可以把柏格森哲学的直觉方法理解为一种具有创造性的冲力。这种创造冲力比它所产生的作品更为重要。这样一种创造冲力贯穿于柏格森的四本著作之中,成为柏格森哲学的“精神能量”。柏格森在思考所有哲学问题时都求助于这样-种单数的直觉。但是另一方面,直觉又是多数的:对待每一个具体问题,都需要我们付出新的努力。也就是说,直觉的创造既是“一”又是“多”。直觉为哲学家敞开了一个全新的、未经探索的领域,与此同时,朝向这个领域前进必然伴随着哲学家每一次个人的创造。这就是柏格森哲学作为一种开放系统的完整含义。……   
[关键词]:时间;创造;直觉;可能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复旦大学2011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