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研究

汪东华

  党的十六大明确提出要建设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而学习型政府是学习型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建设学习型政府的目标在于提高政府组织的行政效能。学习型政府的建设除了需要政府组织的积极推动外,更重要的还须通过政府公务员个体加强学习,努力提高自身素质进而提高政府组织的行政效能。由于政府组织的公共性显性知识是政府公务员例行公务的必要条件,但在政府公务员的领导特质和行政效率方面,隐性知识却发挥显著作用。因此,加强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研究,对于促进政府公务员个体之间隐性知识的传递与共享,提高政府组织的行政效能和核心竞争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本文从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特性和传递过程入手研究了隐性知识传递问题。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是一个由多种知识能力要素所构成的有机整体,根据层次间可转移程度增强的性质和情境性增加的特点,可将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层次结构划分为价值观、元认知、中间技能、专业诀窍知识等四个层次。按照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的层次结构,可以构建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维度框架,其主要包括元认知维度、价值观维度、情感知识维度、操作技能维度、人际关系维度及基于政府组织社会文化的隐性知识维度。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具有组织性和社会性,政府组织持续竞争优势取决于政府公务员隐性知识的运用和创造能力。本文运用收益理论,对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动力进行了研究,构建了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动力模型,发现在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的传递与共享过程中,涉及到处于高位的隐性知识传递个体、处于低位的隐性知识获得个体以及政府组织三者之间的博弈,在这三者之中,政府组织的角色应定位于以扁平化的组织结构来促进政府公务员个体之间自由交流和保障传递渠道畅通的推动者,以降低隐性知识传递的成本。同时本文还运用社会网络关系理论,构建了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社会网络模型和隐性知识传递扩展过程模型等,利用社会网络关系可以促进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吸收、转化和创新。 本文还研究了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影响因素。通过研究,发现对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具有影响作用的主要有社会关系质量、社会联系强度、隐性知识粘性、隐性知识发送方的传授能力、隐性知识接受方的吸收能力和隐性知识传递网络渠道等因素,对隐性知识传递造成障碍的主要有社会心理、组织结构、社会环境和深层交流等。为了对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影响因素进行分析,本文通过大量的访谈调查和量表信度、效度及回归分析,实证研究了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影响因素与隐性知识传递方式和传递效果的关系。通过研究,发现在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过程中,传授能力、吸收能力、关系信任这三个影响因素与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效果呈正相关关系,知识内隐性、知识差距与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效果呈负相关关系。这些影响因素与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方式在隐性知识传递的不同阶段呈现出不同的相关关系。 为了促进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的传递,本文通过研究,提出了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传递的支持体系,该体系主要包括文化支持,应着重加强政府组织隐性知识传递文化建设和传递文化制度保障;组织支持主要包括完善政府组织隐性知识传递的组织架构、培育学习型政府组织;技术支持主要包括建立健全政府组织隐性知识管理系统、提供完备的隐性知识管理工具及构建政府组织隐性知识传递技术平台;激励支持包括建立健全政府组织隐性知识传递的激励体系和激励机制,对隐性知识传递有贡献的公务员的利益有所保证,从而有利于政府公务员个体隐性知识的传递与共享。……   
[关键词]:政府公务员;隐性知识;传递过程;影响因素;支持体系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中南大学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