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成吉思汗祭祀历史文化研究

苏日娜

  本文以成吉思汗祭奠仪式中的查干苏鲁克祭典及其相关历史文化为研究命题,基于身临其境的现场考察资料,运用历史学、文献学、文化人类学、民俗学、宗教学的理论与方法,结合田野调查研究方法,致力于对查干苏鲁克祭典中的各种仪式进行文化阐释。查十苏鲁克祭典是成吉思汗祭奠仪式中最重要的祭祀仪式。研究成吉思汗祭奠仪式的历史文化,必须首先阐明成吉思汗陵的历史沿革。然而“查干苏鲁克祭典”这一名称在前人的学术研究成果中尚未被普遍认可和使用。这是本文以查干苏鲁克祭典为研究对象的初衷。本文研究的内容包含两个方面:一是对成吉思汗陵历史沿革的研究;二是对查干苏鲁克祭典中各种仪式的文化阐释。其中,后者是本文的重点。论文的具体构架和研究内容如下: 论文由绪论、正文(共三章)、结论、参考文献、附录等五部分构成。 绪论分三个部分论述。第一部分交代论文的研究对象,阐明选题原因及选题意义;第二部分概述前人对成吉思汗祭奠仪式之历史文化的研究成果,以查干苏鲁克祭典为实例,论证查干苏鲁克祭典之文化研究的可行性与必要性;第三部分简要说明研究过程中所运用的研究理论及方法。 第一章是关于成吉思汗“八白室”查干苏鲁克祭典的历史文化研究。本章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包括“查干苏鲁克祭典”这一名称及其由来、查干苏鲁克祭典的规模、八白室的现状、查干苏鲁克祭典的具体内容等几个方面。笔者以文献记载、前人的研究成果、以及对达尔扈特人的采访记录为基础,对“查干苏鲁克祭典”这一名称进行初步的文化阐释,认为查干苏鲁克祭典是古时蒙古人在母马产仔时举行的马奶节习俗的延续,后来逐渐成为具有官方性质的盛会,并且与蒙古人随四季循环逐水草而迁徙的游牧生活习惯有关联。查干苏鲁克祭典在三个“吉格”上轮流聚集祭祀,本文通过分析这一传说来阐述有着大集会性质的祭祀,以此评述查干苏鲁克祭典的政治性和宏大规模。以蒙古文献记载为依据,初步闸释“普天所奉八白室”的形成。根据清代档案文献,基于田野调查所得的资料,洋述现今的八白室之中所供奉的神物。最后,比较论述查干苏鲁克祭典的各项内容从过去到现在的变化。第一章的第二部分主要研究的是“白室”的历史沿革。以文献资料为主要依据,田野调查资料为辅,按照社会政治变革轨迹,分别论述大蒙古国、元朝时期“白室”的历史,北元时期“白室”的历史,清朝、中华民国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的“白室”的历史、“白室”的现状等。 第二章探讨宗教对查干苏鲁克祭典的影响。本章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分析了萨满教对查干苏鲁克祭典的影响,论述原始萨满教如何影响查干苏鲁克祭典中关于灵魂观念的传承、“乌其格”“撒出里”、颜色与数的象征、酸马奶洒祭仪式、占卜、貂皮“呼图克”招福仪式等礼仪习俗。具体有以下几点:一、评介作为蒙古人原始信仰的萨满教的起源以及学界对此的研究概况,并认为查干鲁克祭典沿袭了蒙古人萨满祭祀仪式文化传统。二、探讨查干苏鲁克祭典中关于灵魂观念的传承。萨满教观念认为,人死灵魂不灭。蒙古人坚信,成吉思汗逝世后,其神圣灵魂必定会以另一种形式永存。因此将成吉思汗生前最后一口气吸附于白色驼绒之中,永久保存并加以供奉。笔者以为,这吸收了圣主口气的白色驼绒很可能就是查干苏鲁克祭典中八白室最初所供奉的神物。三、举例论证查干苏鲁克祭典中的祭祀词是萨满诗歌的一种这一观点。经分析得出结论,查干苏鲁克祭典中诸多形式的祭祀词若按其产生的时间顺序排列,最先产生的是“撒出里”,之后是“图格勒”,“乌其格”,“桑”等依次产生并发展。四、包括“撒出里”祭祀中的颜色和数的象征与“招唤”祭祀用箭矢的颜色和数的象征两个内容。古时蒙古人最重视“三”、“九”、“十三”等奇数,并且崇尚白色。对于这一点,可从查干苏鲁克祭典中的洒祭仪式及洒祭器具,金殿“招唤”仪式中所用箭矢的构造特点,得以窥见一斑。酸马奶洒祭仪式是对以“天”为主体的自然万物的崇拜及祭祀仪式。这种洒祭仪式最能体现人与自然的密切关系。占卜是原始信仰的遗留。本文对查干苏鲁克祭典中的两种占卜习俗做了研究,即溜圆白骏占卜和绵羊占卜。求子仪式是远古蒙古人的一种习俗。“呼图克”是神秘思维概念,一般指人在生育和寿命方面的福分。查干苏鲁克祭典时,于3月21日晚上在成吉思汗金殿举行“呼图克”招福仪式,这是祈求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的后代人丁兴旺的象征性仪式。第二章的第二部分探讨了佛教对查干苏鲁克祭典的影响。首先阐述佛教在蒙古的传播史,作为进一步论述佛教何时渗入查干苏鲁克祭典的基础。其一、论述查干苏鲁克祭典的主持者达尔扈特人受佛教影响而成为喇嘛以及建造寺庙的情况;其二、通过对“伊金桑”与“吉祥伊金桑”的研究认为,虽然萨满诗歌中有很多“桑”,但成吉思汗祭奠中的“伊金桑’与“吉祥伊金桑”都深受佛教的影响。 第三章主要探讨的是查干苏鲁克祭典中的祭祖仪式。祭祖,不仅是人伦中“孝”的一种特殊形式和重要内容,也是远古时期的人类将自身与其他动物区分开来的重要标志。由于祖先及其子孙后代的特殊关联,人类祭奠祖先,并向祖先的英灵祈求护佑。这便是祭祖仪式的普遍定义。本章第一部分包括三个内容:蒙古人祭祖仪式的起源,查干苏鲁克祭典中的祭品,查干苏鲁克祭典中关于“天”的观念。第二部分论述文献记载中的祭天仪式以及可汗家祭、黄金家族的祭祖仪式——嘎日利祭等,重点研究了嘎日利祭。正是因为在农历3月20口晚举行的嘎日利祭,查干苏鲁克祭典又被当作是祭祖仪式的一种。 结论是对绪论部分提出的问题及随后在正文中的论述所做的论证和概括,同时提出笔者对查干苏鲁克祭典中体现的蒙古人祭祀文化的一些观点。成吉思汗祭奠仪式中的查干苏鲁克祭典是蒙古文化研究领域的重要命题,尚需进一步的深入研究。笔者认为,成吉思汗祭奠研究应该涵盖“白室”的历史、各种祭祀仪式、《金书》研究、对达尔扈特人的研究等诸多内容,这些都是蒙古历史文化研究中的核心。……   
[关键词]:成吉思汗祭祀;八白室;查干苏鲁克祭典;历史文化;研究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中央民族大学2011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