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中小尺度游憩地理环境认知与空间行为的交互作用研究

蒋志杰

  游憩地理环境,特别是中小尺度游憩地理环境的认知及其空间行为问题是旅游地理学与环境心理学的重要研究内容。以往中小尺度游憩地理环境中人们的认知与空间行为的交互机制的相关研究较少。本文的主要研究问题是相同社群在中小尺度游憩地理环境中的认知与空间行为交互作用机制,文中以大一新生为研究被试、校园环境和旅游景区为实证案例地,研究日常生活游憩环境和典型旅游游憩环境中人们的环境认知特征及其与空间行为的交互作用机制。 本文论述的游憩地理环境按照活动者与环境的关系、活动者的熟悉程度与活动便利程度及频率可以分为两种类型:日常生活游憩环境和旅游游憩环境。前者活动者与环境关系为居住者与惯常生活环境关系,后者为旅游者与旅游目的地环境关系。校园环境是日常生活游憩环境的典型类型,本文以南京大学浦口校区作为案例,主要研究校园游憩环境认知与游憩活动及其交互作用,游憩过程中的空间定位与探路的交互作用,以及地形认知对这些交互作用的影响。文章采用地理环境认知编码、草图与言语描述方法处理数据,研究发现:(1)校园游憩环境认知与活动状况具有相互影响,校园游憩环境认知中校园地物的空间位置、功能及承载的活动性质是影响游憩环境中地物认知的主要因素,游憩活动中地物的功能与承载的活动类型是影响其到访率的主要因素:游憩活动虽然促进了游憩地理环境的认知,但因必要性活动结果被强化,降低了一些游憩环境被认知的可能;反之游憩环境认知对游憩活动的影响,受当前活动动机的调控,同时也受游憩场所的空间位置与功能的影响。(2)游憩过程中的空间定位与探路交互作用明显,同时地理环境认知对探路过程具有明显的影响。校园环境中视觉通达性良好、可相互参照且固定的教学建筑、生活设施、道路与人被优先存储与提取,作为重要参照地物使用,并以此为基础形成了关系参照构架,以引导探路;迷路后的空间再定位方面,由多层联体建筑的空间布局、道路弯曲度及视觉可达性因素都可能减少被试对方向判断的正确程度,从而导致其迷路,而当被试迷路时,除借助他人指示外,更多采用了原路返回方式,并在原路返回过程中进行了模式匹配,或者凭直觉或借助互相参照的地物完成了空间再定位。(3)游憩环境中的中小尺度地形认知与游憩活动同样存在交互作用。中小尺度地形认知是游憩活动的主要影响因素,决定了哪些地形被优先认知,反之游憩活动是影响地形认知的主要因素。 旅游景区是旅游游憩环境的典型类型,不同于日常生活游憩环境。本文通过设计多种调查方法(草图法、言语描述、录音统计、问卷法、摄影体验等)研究了被试对夫子庙地区的的游憩环境空间知觉和认知特征,游憩地理环境的知觉维度和认知单元、游憩地理环境认知与活动状况及其交互作用、游憩地空间定位、探路及其交互作用与影响因素等系列问题。文中采用修正的地理环境认知编码方法获取游憩地理环境图式变化状况,采用评分标准评估了被试的认知水平状况,并运用了GIS空间分析技术对游憩环境要素知觉和游憩活动迷路地点的空间分布特征。研究表明:(1)游憩环境知觉维度和认知单元调查方法和调查方面,首先表明综合多方法的研究可以获取更多的信息和空间认知的特征及其过程。同时,通过夫子庙的游憩环境案例研究表明,游憩环境知觉维度和认知单元,以点状要素为主,其次为面状要素,再次为线状要素。旅游游憩设施的属性同样影响到知觉频数;(2)游憩环境认知与活动状况及交互作用方面:游憩环境认知活动的从时间过程角度可以看出其中一些规律。本文分别从游憩前、游憩中和游憩后三个阶段过程进行调查并进行研究。游憩前被试在入游前已形成了整体性的游憩地理环境图式,部分被试的游憩前信息获取与预期游憩空间行为有相关性。游憩过程中,在游憩地理环境认知方面,被试实地知觉的游憩地理环境要素类型较全面,并·以视觉要素为主体,辅以嗅觉和听觉等要素。在视觉游憩地理环境知觉要素中,较主要的是景点与景观及设施。在空间行为方面,被试的游憩活动路径直线性特征显著,限制了他们的景观注视范围。另外,光线也影响了被试的景观认知加工模式,继而影响了他们的游憩活动时间分配。游憩后,与游览活动密切相关的旅游环境综合人文部分及人、景点与景观、设施、道路要素作为游憩环境表征的图形部分被存储,并被用于指导其重游或指示他人旅游;而水体、商品、旅游活动及广场表征则作为游憩环境表征的背景部分被存储,为其旅游活动提供了背景环境。另外旅游活动显著促进了被试的游憩地认知水平的提高;(3)游憩地空间认知与探路的交互影响方面:边界认知与探路具有交互影响作用。具体体现在,地标(牌坊)既是游憩地重要的边界认知要素,限制了被试的游憩活动范围主观选择,同时它(特别是位于入口处的形式相同的地标)也是重要的空间再定位标志,有助被试的探路或组织游憩活动。同时被试在产生迷路感之后,通过将迷路区域环境特征与已形成的景区模板进行匹配之后,强化了边界要素知觉。迷路后的空间定向策略与探路的同样具有交互作用。游憩地空间结构与导向系统也可能影响了被试的空间定向;而被试在迷失方向时,通常采取原路返回或借助他人指示策略,却较少借助导向系统和直觉。 本文最后通过比较以上不同案例地的研究结果,总结了一些异同点,并提出了本研究的创新点及对未来研究的展望。……   
[关键词]:中小尺度;游憩地理环境;地理环境认知;空间行为;交互作用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南京大学20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