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基于药物重量实测的经方本原剂量研究

韩美仙

  研究目的 综合研究药物重量实测相关的影响因素、量药器、计量单位等,对仲景方中以非衡制单位计量的药物及散剂进行实测,对陶弘景及孙思邈实测的内容进行实测验证、推导和分析,以探讨东汉时期张仲景所用经方本原剂量值。从而为仲景本原剂量的折算量提供更多的实测证据和方法思路,也为实验和临床研究提供经方剂量折算参考量。 研究方法 以药物重量实测方法为主,结合文献挖掘、文物考证等方法。考证实测所用量药器及拟量单位的大小,统计分析现代学者实测的经方药物重量。实测汉唐时期若干拟量单位量,以非衡制单位计量的经方药物重量,以及陶弘景和孙思邈所测药物重量,联系与仲景用量关系,进行古今实测值对比及推算分析,从而探讨经方本原剂量值。 研究内容及结果 1.研究影响药物重量实测的因素,包括药物植物学因素、炮制因素以及量药器等因素。可知以数量单位计量的药物重量受单个药物的大小影响较大,炮制方法可改变药物所含水分,对药物重量影响较明显。结合文物,挖掘、整理古代医籍所载历代医家对经方单位容量及重量值的研究结果,考证医用“升”的存在及大小,肯定了神农秤存在的可能。 2.考证汉唐时期若干常用药物剂量单位量值,实测并确定方寸匕、钱匕和刀圭的形状大小及量药重量。可知影响其量药重量的最大因素是药物的属性,草木类的药物明显比金石类的药物轻。由于量药器所盛散药的多少与药物体积相关,每次所盛散剂体积值并非稳定,与盛散者的手法以及散剂的粗细有关。 3.汉唐时期的若干拟量单位包括梧桐子、鸡子和鸡子黄等,主要在方药丸剂中出现,结合古医籍所载梧桐子与细麻、大麻、胡豆、小豆、大豆、鸡子黄等体积关系,以及今梧桐子的基原植物青桐种子的体积大小,可知以上其他各拟量单位的体积。通过实测河南土鸡蛋及蛋黄的大小可知,苏敬实测的蛋黄大小更接近于今,而陶弘景所测鸡子黄明显小于通常土鸡蛋的鸡子黄。 4.实测以非衡制单位剂量的经方药物重量,考证药物品种、产地及炮制。分析本研究及现代学者实测的经方药物重量,可知结果差异较大的药物主要是以数量单位计量的药物,水分少的药物实测结果明显较水分多的药物实测结果稳定。实测药物应与仲景所用药物的品种及炮制相同或相似,否则会与仲景用量存在较大差异。 5.论述陶弘景、孙思邈与仲景经方的紧密关系。在考证待测药物的品种及炮制的基础上,实测二人所测7味药物的重量,将所测结果与陶弘景和孙思邈的实测结果记录进行古今对比,推算出两位医家所用药物的单位量值,联系两位医家与仲景经方的关系来探讨经方本原剂量值,得到一两平均值与考证所得汉代衡制单位量15.6g相近。 6.对《伤寒论》及《金匮要略》中部分散剂进行实测研究,选取散剂中唯一有明确服药天数的侯氏黑散,以及药量明确且药量最小的五苓散,进行散剂实测。通过对实测量与古籍记载用量进行古今对比,得出散剂一两的单位量值约为1.4g,从而推测散剂与汤剂所用衡制单位量值并不同,散剂所用单位量值更小,约为汉代官修衡制单位量值的1/10。 结论 通过研究与药物重量实测相关的影响因素、汉唐非衡制计量单位、实测仲景经方中汤剂和散剂的药物重量以及实测陶弘景及孙思邈所测药物,来探讨仲景经方本原剂量,从而得出以下结论。结合文献挖掘法和文物考证,可知医用“升”存在已久,一升量值约为200ml。通过对陶弘景及孙思邈所测药物的进行重量实测、推导及分析探讨,得到仲景经方本原剂量一两量值在10-20g之间,多为13g左右,与已考证得出的13.9g和15.625g接近。对仲景经方散剂进行实测研究,发现散剂所用衡制单位一两量值约为1.4g,明显小于汤剂所用同名称衡制单位量值,两者形成1:10的关系,推测散剂和汤剂使用了两个不同衡制系统。若干证据表明神农秤的存在具有很大可能,无法完全否定其存在可能,联系研究所得散剂的单位量值推测,其用途可能是量取少量散剂或珍贵药物,还有待进一步研究讨论。……   
[关键词]:药物重量;实测;仲景经方;剂量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北京中医药大学2011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