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论“80后”小说的叙事声音

郭长春

  近几年来,“80后”小说异军突起,占据了整个文学类图书市场的半壁江山。在冲击市场的同时,它们也给当下的文坛带来了新气象,或是言情、或是玄幻、或是唯美、或是残酷,都具有鲜明的时代性。这些小说虽然内容杂乱、风格迥异,却在叙事上呈现出了某些共有的特征,而文学形式的选择总是带有一定的社会性,那么这些叙事上的共同特征也必然指向作家们共有的时代体验。透过这些“有意味的形式”去挖掘“80后”写手们共同的时代体验正是本文的逻辑起点。 叙事声音是叙述主体的声音,在“80后”小说中,它表现出了共性,或是感伤的叙述主体、或是狂欢的叙述主体、或是零度写作。感伤作为一种“80后”的普遍情绪,它首先是与孤独相关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飞速的城市化进程导致了这一代青年的孤独,而作为计划生育政策后的“独一代”,又加重了这种孤独;工业社会的碎片化体验使他们迷失,而之后又是感伤的找寻;对于虚伪规则的成人世界,他们没有反抗的勇气与力量,只能忧伤地进入。 狂欢的声音来自巴赫金的狂欢理论,他认为狂欢是原始的激情欲望在短暂摆脱了理性规则束缚后的喷射。“80后”文学作为一个青年亚文化现象,它要反抗的正是当下成人的主流文化,它宣扬自由、个性、本真,挑战主流文化的虚伪、规则和理性,这与巴赫金的狂欢机制有一定的契合,网络的开放性与隐匿性为此提供了狂欢的广场。 零度写作是一种叙述者退隐的透明化写作,它只是呈现故事而不介入主体情感,它的运用源于作者对世界的认知危机,对事物的无从把握,它是一种科技时代下的写作方式。有着农村与城市双重身份的“80后”作家李傻傻试图做一个观察者,与乡村、与故事拉开距离;他对文学传统的接受与回归,也促使他选择了零度写作的叙述方式。……   
[关键词]:“8O后”小说;叙事声音;感伤;狂欢;零度写作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西南大学2011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