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中国美学“味”范畴新论

邵鸿雁

  “味”范畴是中国古代美学的基本范畴之一,以往对它的研究或偏于微观,或偏于宏观,缺乏理论上清晰的界说。本文在前人研究基础上,立足中观研究,对“味”范畴的相关问题进行了理论探讨。 首先,我们厘清了感官味觉和美学的关系问题。长期以来,因为汉字“美”字被认为与味觉有关,导致了一种观点,认为中国人的美意识起源于味觉。本文对这个观点进行了辨析,指出其中存在一定程度的误读。此外,在古代中国,确实有“味美”的观念,但这里的“美”仅指感官欲望的满足,同我们说的审美之美有很大不同。作为感官之欲,“味美”受到了儒家“和”的政治伦理学的改造,它是受节制、遭否定的。这正显示了儒家思想以伦理之善统一感官之欲的审美精神。 味觉之味参与到审美中,主要表现为两种方式:其一是通感作用,味觉感受被移用去表达视、听等审美感受。很多研究者也是这样看的,因而提出了“以味论乐”说,认为它是味觉之味成为美学味范畴的开始。我们经过分析,认为从材料上看,这种观点缺乏说服力。从生理-心理学机制和认知学机制说,味觉与其他感官可以相通,但在审美活动中,这种通感的例证比较少。其二是以味喻诗,即借用味觉感受和饮食,来说明诗文艺术的特质。这种情况比较常见,我们加以介绍,并分析了它的原因。 在说明感官味觉和美学的关系后,本文明确在“范畴”论研究思路下对“味”范畴的产生、内涵,作用进行了探讨。我们认为“味”范畴的形成,不能从通感理论获得说明,它是语言含义的引申现象。感官之味是先进入哲学,再进入美学的。在这个过程中,魏晋玄学的言意之辩起了关键作用。 作为范畴的“味”,有名词和动词两种形态。名词形态的“味”范畴是一个“柔性范畴”,没有一个固定不变的内涵,它在规定对象时是多方面的,在展开自己时是多序列的,在运用过程中是多变量的。虽然内涵不能固定,但“味”范畴有一个核心价值取向,就是追求“言外之意”。这个价值取向反映在诗文之中,主要表现为三种形态,“含蓄而意长则有味”、“言淡而旨远则有味”、“简古而情深则有味”。在这三种形态中,本文又专门就“余味”、“淡味”两个概念进行了讨论。“余味”是古代文论中常见的一个概念,它和“隐”、“兴”等概念有着密切的联系。古人不但论诗重余味,而且就如何创作有余味的诗,进行了许多探讨。“淡味”概念本于老庄哲学中的“无味”概念。“淡味”的审美特质,就是老庄思想对中国美学之影响的一个具体体现。淡味不是无味,而是平淡之中有至味。对动词形态的“味”范畴,本文主要从其功能来考虑,认为它对中国古代美学思想起到了建构作用。在审美实践活动方面,它建构了一种重交流、重虚体的审美方式;从美学理论活动方面看,它以“品”的面貌出现,建构了中国美学理论最重神味的美学理想、喜好品第的表达方式。 在基本阐明“味”范畴后,本文第三章集中辨析了古代文论中的三个问题。它们都与“味”范畴相关,经常受到研究者的关注。第一个论题是陆机《文赋》中有没有“遗味”说。陆机用的是一个典故,我们分析了它复杂而二歧的含义。 本文认为陆机不是自觉地将“遗味”作为一个诗学概念使用,《文赋》中没有“遗味”理论。第二个论题是钟嵘《诗品》中有没有“滋味说”。这是《诗品》研究中一个有争议的话题,我们考察了赞成派和否定派的观点。通过分析,我们认为《诗品》中不存在所谓的“滋味说”,但钟嵘对“味”的使用在中国“味”范畴源流中,有一定作用和意义。最后一个论题是司空图与“味外之味”。我们认为司空图《与李生论诗书》中,并不存在一个诗学意义上的“味外之味”的主张。这个诗学主张是后人阐释出来的,与《与李生论诗书》的诗学意图不完全吻合。但是,在后人阐释出这个主张之后,“味外之味”在中国诗学中形成了一条线索明晰,影响颇大的诗学理论谱系。 最后,鉴于多数研究者都在对“味”范畴的研究中,就中西方美学对“味”的不同观点进行了比较,我们也对西方美学中的味(taste)作了一番考察。由于它不是研究中国美学之必须部分,故列作本文之附章。……   
[关键词]:味觉;味范畴;余味;淡味;陆机;钟嵘;司空图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吉林大学20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