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身体:美学的与实践的

廖述务

  身体在前现代哲学史上地位尴尬,是意识哲学压抑与全力提防的对象。在现代哲学当中,这一状况也基本得以延续。后现代哲学兴盛以来,身体逐渐成为一个话语中心,备受关注。但在消费社会,身体自身的处境并没有得到改善,甚至成为主要的异化对象。 在美学当中,对身体感性形式的关注与美学学科的确立相伴随,也是美学反抗与抵制身体异化的重要策源地。大众文化的兴起,是“身体美学”出场的现实语境。自舒斯特曼提出“身体美学”概念,并试图将其确立为一个新学科以来,身体在美学中的位置与意义形态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身体美学”具有浓厚的实用主义哲学倾向。这一方面使得它可以较为有效地介入一些大众文化现象,另一方面,也显示了它过于乐观的理论诉求。尤其在对待身体的异化问题上,“身体美学”留下了不少理论遗憾。结合语境与既有理论资源,我们将“身体美学”定位为大众文化视阈中的身体审美实践。 大众文化亦是一种消费文化。在消费语境中,“身体美学”的意义维度受到极大的削减。因消费文化的合围,阶级、性别、民族与劳动等维度的身体,已被尽可能地遮蔽与忽视。本文试图切入“身体美学”的几种主要实践形式,它们涉及到大众文化中身体的物化、反抗与诱惑等诸类形态。在消费语境中,“身体美学”的这些实践形式都或多或少地受到消费主义的侵蚀。这也表明“身体美学”必然遭遇困境。“身体美学”的危机在于其意义的局部性。回归总体性显然可能恢复身体应有的复杂内涵乃至抵抗能量。不过,在后现代的文化背景中,这一诉求无疑带有浓厚的乌托邦色彩。……   
[关键词]:身体美学;大众文化;消费主义;形体美;时尚;身体写作;诱惑;总体性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福建师范大学2010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