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大黄药材商品规格评价与合理用药的研究

张学儒

   中药材商品规格等级是历代医家控制和评价中药品质独特而综合的标准,也是当今中药质量控制体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但目前大部分中药材没有明确的商品规格,即使部分品种有商品规格也多以经验感知为依据进行判断,划分标准不规范、欠严密,缺乏系统性整理和现代科技的支持,也未得到普遍认可,制约了商品规格在中药材质量标准评价体系中重要作用的发挥,影响了商品规格传统鉴别经验的继承与传播,阻碍了中药材商品流通和中医药的国际文化交流。再者,西药的用量与含量或浓度之间关系是“直通”的,而中药的“实际剂量”与其品质、规格等级以及调剂学处理等都有关联。目前中药材质量标准的研究主要是面向生产检验领域的,而对于临床合理用药以及调剂规范方面的标准研究却鲜有关注。 为此,本文选取大宗常用、目前市场流通中规格等级比较复杂的大黄药材为模式药,采用“文献考证+实地调研+专家咨询”与化学分析和生物效价检测相结合的方式对大黄药材商品规格等级划分的科学合理性进行了研究,并尝试制订基于现代科学基础的大黄药材商品规格等级标准,同时系统比较了大黄药材不同饮片规格及调剂学处理样品间的“化学同质性”与“生物等效性”。主要研究结果如下: 1.本文首次采用Delphi专家调查法对大黄药材商品规格等级感官评价经验的客观可靠性进行了研究,结果显示专家个人不同评审时间和专家群体之间的重现率分别为85%和72.5%;其中专家的从业时间长短对其评审结果有重要影响(P<0.05),即专家从业时间越长,实践经验越丰富,评审结果的重现性和可靠性越好。外观形状、颜色、质地、断面特征4个感官指标是专家评判大黄药材规格的主要因素。 2.采用超高效液相色谱法(UPLC),对不同商品规格等级大黄药材中五种蒽醌单体的含量进行了测定,并确定了指纹图谱。结果显示,本次研究所收集的34批不同产地来源、规格等级大黄药材中,除一份陈货样品(D5)含量为1.47%,其他均符合规定,5种蒽醌含量总和在1.47-5.31%之间,平均值3.19±0.96%。从化学指纹图谱来看,不同产地来源、规格等级大黄药材的整体化学信息差异较大,与产于礼县的栽培大黄4号样品相比,其他同产地样品除水根(7号样品)外,相似度均>0.86,而其他产地样品与4号样品的相似度均<0.80。 3.本文首次发现不同药材中5种蒽醌的相对含量具有明显规律,可区分为2类:一类为大黄酸型,即5种蒽醌中以大黄酸含量最高(1,3-12,16,19-22,24,26-29,31-32号样品);另一类为大黄酚型,即5种蒽醌中以大黄酚含量最高(2,6,13-15,17-18,23,25,30,33-34号样品)。同时,本文采用生物热动力学方法证明了两种化学型大黄药材的抑菌活性存在客观差异,佐证了大黄药材可根据大黄酸和大黄酚的比例关系区分化学型的合理性,亦为从化学角度制订大黄药材的商品规格标准提供了参考。 4.本文首次提出了中药“效价等级”的概念,并确定了不同商品规格等级大黄药材的用量换算系数。采用致泻效价模型对不同商品规格等级大黄药材的生物活性进行了评价,结果显示,不同商品规格等级大黄之间的致泻效价差异比较明显,效价最高的19号样品与效价最低的5号样品,高低相差3倍以上;但是大黄药材效价的高低与商品等级并没有正相关性,目前商品等级标准不能体现药材内在品质优劣。因此,非常有必要建立基于生物效价检测的中药“效价等级”,从而为保障临床用药准确性提供参考依据。 5.本文首次建立了基于BP神经网络的中药材等级评价专家系统,以及快速评判标准比色卡。采用BP神经网络对不同质量等级大黄药材感官评价信息(包括颜色、质地、外观等)、化学含量信息及生物活性信息综合分析后建模,初步构建了中药材等级评价专家系统,可辅助用于中药材质量评价。建立了一种能对大黄药材的等级进行现场快速评判的标准比色卡,相关研究结果已申请2项发明专利及1项软件著作权:(1)快速判定中药材等级的比色卡及其制备方法;(200910236482.X)(2)药材等级评价参数获取方法和专家评价系统。(200910236137.6);(3)药材等级评价参数获取方法和专家评价系统。 6.本文以大黄为例,首次较为系统地比较研究了不同品质(品种、产地、商品规格等级等)、调剂学处理(饮片粒度大小、煎煮方式和时间等)对大黄“化学同质性”和“生物等效性”的影响,即分别以药效物质溶出量和泻下生物活性为考察指标,探讨饮片规格及调剂学处理对大黄临床合理用药的影响规律。 研究表明,不同饮片规格大黄药材样品水提时蒽醌含量/泻下活性的差别可达1.9/3.6倍,醇提时可达6.4/2.0倍;水提不同时间蒽醌含量/泻下活性的差别可达2.2/1.7倍,醇提时可达1.8/1.7倍;水提不同次数蒽醌含量/泻下活性的差别可达2.8/1.3倍,醇提时可达1.8/2.4倍;水提先下/后下处理间蒽醌含量/泻下活性的差别可达2.3/4.2倍,醇提时可达1.7/2.1倍;以泻下活性换算,不同饮片规格及处理方式药材之间的用量比例最高可相差11.4倍。提示大黄药材不同饮片规格、不同提取溶剂、不同提取时间、不同提取次数、先/后下均对其药效物质溶出量和泻下生物活性有很大影响。 本文在比较了不同饮片规格及处理方式样品间泻下活性差异的基础上,首次提出各样品间泻下活性换算系数的概念,即通过泻下活性比算,得到不同饮片规格及调剂学处理方式间的换算系数,方便指导临床调剂折算,从而较好地保障临床用药的准确性和可靠性,为建立结合临床的中药调剂操作规范(Good Usage Practice, GUP)提供实例参考。 综上,本文以大黄为模式药,实例分析了中药材商品规格等级标准的现状及存在问题,采用“文献考证+实地调研+专家咨询”与化学分析和生物效价评价相结合的方法,较系统地研究论证了大黄药材商品规格等级划分的科学合理性,并初步提出了基于现代科学基础的大黄药材商品规格等级标准(草案),为科学继承与传播老中医、老药农、老药工和老药商的宝贵鉴定经验,建立具有中国传统医药特色的中药材质量控制和评价体系提供了方法学实践;同时,考察了不同饮片规格及处理方式大黄药材的“化学同质性”和“生物等效性”及对其临床合理用药的影响,为建立结合临床的中药调剂操作规范(GUP)提供了实例参考。……   
[关键词]:中药材;商品规格;调剂;合理用药;大黄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湖南中医药大学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