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初级阶段蒙古学生汉语发音偏误分析及相应的教学对策

宝乐儿

  本文在偏误分析理论和对比分析理论的指导下,通过汉蒙两种语言的语音对比,预测出初级阶段蒙古学生在学习汉语语音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偏误情况,进而设计有针对性的测试用卷,通过对初级阶段50名蒙古学生汉语发音情况进行的实验测试,找出了一些带有普遍性的偏误,并分析了偏误产生的原因,最后针对这些偏误提出了一些可供借鉴的教学建议。 通过语音对比我们发现,汉语辅音22个,元音23个,其中13个复合元音,而蒙古语辅音34个,元音19个,其中5个复合元音。汉语中的大多数元音在蒙古语中均无法找到相对应的元音,但大多数辅音却能找到相对应的辅音。两种语言都有3个半元音,其中有两个半元音基本相对应。我们还发现,舌尖元音和卷舌元音是汉语独有的,而元音的长短对立和松紧对立是蒙古语独有的;送气与不送气是汉语的主要的区别性特征;而在蒙古语中,送气与不送气、清与浊、软与硬都是重要的区别性特征;蒙古语中半元音可以出现在音节的任何位置上,而汉语中半元音不能出现在音节末尾。 根据汉蒙两种语言语音对比,我们推测初级阶段蒙古学生汉语发音偏误有一定的规律性,并且具有不同于其他国别学生的一些特色。蒙古学生发两种语言中发音相同的音素时,因为母语的正迁移作用,一般不会出现偏误,而发两种语言中发音相似或相近的音素时最容易出现偏误,因为学生经常用母语中最相近的音素来代替。 测试结果显示,在蒙古学生的汉语发音偏误中,既有蒙古学生特有的偏误,也有一般初学汉语的外国人都出现的偏误。蒙古学生经常出现发音偏误的元音有a[a]、o[o]、u[y]、e[γ]、e[ε]、er[(?)]、-i[(?)]、-i[ι]以及以音素[u]结尾的复合元音,辅音有l[l]、r[z]、zh[ts]、ch[tsh]、sh[s]、j[t(?)]、q[t(?)h]、x[(?)],半元音有y[j]。在蒙古学生的各种发音偏误中,在一些复合元音后面连接[w],以及将边音1[1]发成边擦音[(?)]的发音偏误可以说是蒙古学生特有的。测试结果还显示,初级阶段蒙古学生不会出现其他国别学生常常发生的某些偏误,如韩国学生分不清z[ts]、c[tsh]、s[s]和zh[ts]、ch[tsh]、sh[s]两组音,欧美学生常将送气清辅音浊化,日本学生混淆喉音[h]与吹气音[φ]、边音[1]与鼻音[n]等等,这些发音偏误,蒙古学生一般不会发生。除此之外,汉语拼音字母标音的方式与蒙古语标音字母标音的方式不同,这对蒙古学生在学习汉语语音过程中也会产生一定的干扰影响,导致一些偏误的产生。 我们把本文分析的偏误所产生的原因归因于母语的负迁移、其他外语的影响、拼音字母的干扰、教学讲解不透等,我们认为其中母语的负迁移是造成偏误的主要原因。对初级阶段蒙古学生来说,他们在学习汉语语音过程中母语的负面影响大于正面影响。 我们认为对于汉语独有的音素,蒙古学生所出现的各种偏误,无法借助学生母语来加以纠正,因此在教学中只能采取带音法、直观法、听觉分辨法、夸张过渡法、训练法等有针对性的方法加以纠正。对于学生用母语中相似或相近音素来代替汉语某些音素的情况,教学中应首先通过对比,让学生对二者的相异之处有个理性的认识,然后再通过模仿等方法加以纠正。对于不能自成音节的元音的发音,我们认为不必单独教授,而应该连同前边的辅音一起教。对于汉语拼音字母引起的偏误,要采取知识讲解法,在课堂上给学生们多讲授有关的拼读、拼写规则。……   
[关键词]:汉语;蒙古语;语音对比;蒙古学生;汉语发音;偏误分析;教学建议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上海外国语大学2010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