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基于语料库的汉语医患会话修正研究

杨石乔

   本文尝试运用会话分析的理论与研究方法对实录汉语医患会话语料的会话修正进行研究,属于基于小型语料库的描述性、实证性研究。本研究使用的语料来自于作者自建的小型医患会话语料库,即对深圳市三个级别共五家医院的消化内科、神经内科、心脑血管科、中医针灸科、外科、社康全科等门诊的医患会话进行的现场录音,共收集到335个医患会话修正实例。论文在现有会话修正理论基础上,采用定量与定性研究相结合方法,在广泛考察语料、总结归纳的基础上,对汉语医患会话中的修正现象进行了系统的探讨与分析。本研究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分析与发现: 第一,本文在谢格洛夫、杰斐逊、萨克斯会话修正基本模式与优先结构的基础上,对汉语医患会话修正的基本模式进行了充分地描述与分析。在对语料进行结构特征描述和分析的基础上,我们发现,汉语医患会话修正的优先结构与谢格洛夫、杰斐逊、萨克斯提出的自我修正优先理论基本相符,但由于不同于一般会话交际,作为机构性会话的医患会话交际在很多方面呈现出与医患会话交际语境相关的许多特征,即,在汉语医患会话修正中:1)医生自我引导自我修正出现频率最高;2)患者引导医生修正频率高于患者自我引导自我修正,但低于医生自我引导自我修正;3)患者自我引导自我修正出现频率相对较低;4)医生引导患者修正出现频率最低;5)患者引导优先于医生引导;6)医生修正优先于患者修正。 第二,本文从医患会话修正的形式与功能两个方面对汉语医患会话修正序列中阻碍源出现的不同根源进行了更为细致的分类与阐释。首先从语音、词汇、句法三个方面对汉语医患会话修正进行了分类、阐述和解释,发现汉语医患会话中大部分修正为词汇修正,句法修正次之,语音修正最少。这是由汉语医患会话的基本特征决定的。其次,从功能的角度将汉语医患会话修正的引发根源分为词汇理解、言语计划变化、词汇提取困难、言语错误、听觉阻碍、搭配不当等六类,并分别进行细致的统计、分析与阐释。汉语医患会话修正的引发根源是医生、患者受语义、语用、生理或心理等因素作用的结果。 第三,本文对汉语医患会话修正从引导策略和引导位置两个方面进行了探讨。根据统计,共发现八种修正引导策略,按照其在语料中出现频率由高到低依次排列为:声音延长>无明显引导词>重复阻碍源>“啊”字句>词汇搜索标记>暂停>疑问词>“嗯”字句,其中声音延长和无明显引导词两种策略频率最高。这就表明,人们在汉语医患会话交际中使用修正引导策略时,比较倾向于优先考虑修正的直接性,这是由医患会话交际的特征如任务的复杂性、时间的紧迫性以及交际压力等决定的。汉语医患会话修正的引导位置,主要分为三种,即医生或患者的同话轮自我引导、同话轮转接关联处自我引导以及下一话轮他人引导。我们的研究发现,医生或患者的同话轮自我引导自我修正的频率最高,证明了同话轮修正是最常见修正形式。下一话轮他人引导修正中医生或患者的他人引导自我修正出现频率次之,而医生修正患者或患者修正医生的他人修正频率较低,同话轮转接关联处自我引导他人修正频率最低。 第四,本文在已有会话修正研究基础上,讨论了汉语医患会话的修正策略。通过对汉语医患会话语料进行仔细考察、分类,从替换、解释、重复、重构、完成、否定、插入等七种修正策略入手对汉语医患会话修正策略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探讨。本文从机构性话语的角度对汉语医患会话的修正引导与修正结构、零修正、他人修正以及直接修正等特征进行了阐释。 第五,修正机制是语言使用结构在社会交际中的自我完善机制。我们的研究发现,修正不但能处理会话交际中听、说、理解方面遇到的问题,还能为说话者提供扩展句法的可能性,使这些语言使用者在交际结束前有可能完成多个目的,这是我们与谢格洛夫、杰斐逊、萨克斯研究的不同之处。……   
[关键词]:小型语料库;医患会话;修正机制;修正引导类型;修正引导策略;修正策略;扩展句法可能性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上海外国语大学2010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