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以色列与美国犹太人关系研究

杨阳

  中东地区长期以来一直是国际政治的热点之一,中东问题研究也一直是国际问题研究的重点之一。而在中东问题研究领域,以色列与美国关系的研究是国内外学界关注的焦点之一 在研究影响美以关系的诸多因素中,美国犹太院外集团是一个被一再强调的重要因素,持这一观点的学者认为,以色列之所以能够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得到美国的长期支持和帮助,主要是得益于美国国内犹太社团和各种犹太院外集团的支持和帮助。 美国犹太人经过350多年的发展,已成为美国国内一个极具实力和影响力的少数族裔群体。美国犹太人在世界犹太人群和美国少数族裔中的特殊地位使其在以色列与美国的关系中构成了重要的一环,形成了以色列、美国犹太人、美国这样一种三角关系。 以色列是犹太民族在亡国后经历了1800多年的世界性大流散之后于1948年重新建立的国家,以色列国的成立使犹太民族重新有了自己的祖国,锡安主义(Zionism)的核心思想就是结束犹太人的流散,吸引犹太人返回以色列故土。2007年初,全世界犹太人约为1315.5万,其中,以色列约为539.3万,占41%,美国犹太人口为527.5万,占40%,两者占全世界犹太人口的80%强,这两大犹太人群之间的关系对于以色列国家的建立和发展、中东局势和以色列与美国的特殊关系都有重要的影响。 以色列国的建立凝聚着美国犹太社团的努力和贡献,美国犹太人以及锡安主义团体除了在道义上和经济上对支持犹太人的建国事业外,更重要的是将美国作为锡安主义政治与外交活动的主战场。没有美国犹太人这一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犹太人群体的支持与努力,很难想象犹太人的建国梦想能够得以实现。 以色列与美国犹太人的关系分为政治、经济和文化三个层面,双方的政治互动是其中的第一层亦即高端,主要是以色列政府同美国犹太上层精英之间的政治联系,其政治互动的渠道也包括三个层面,即美国政府高层中的犹太裔人士或可直接接近高层的犹太个人;犹太裔议员所组成的院内活动集团;以众多犹太团体构成的犹太院外游说集团是已形成稳定的机制化运作的主要互动渠道。 以色列同美国政府的犹太裔官员及犹太裔议员的政治互动构成了以色列与美国犹太人政治往来的金字塔的上部两层,由于行政部门和国会在美国外交决策中的重要作用,以色列与这两个层面的互动会对美国的决策层产生最直接的影响,达到有利于以色列的结果。但这两种沟通渠道由于较为仰赖个人联系,而且官员及议员人员动态变化也较大,难以形成机制性的稳定状态。因此,构成政治互动金字塔底端坚实基础的,通常便是以色列与形形色色的美国犹太院外游说集团及各类犹太组织之间的密切联系。 以色列从建国开始早已意识到美国犹太人这一重要的潜在资源,在与美国的交往过程中,一直十分重视充分调动起以犹太院外集团为代表的美国犹太社群的政治热情和参与度,从而对美国政府、国会、舆论等决策过程产生重要作用的领域施加强大的压力,使之朝着有利于以色列的方向发展,达到以色列预设的结果,有时还会达到超出它预想的结果。 如果说以色列与美国犹太人的政治互动更多地局限于以色列政府层面与美国犹太人中的精英群体之间的关系的话,以色列与美国犹太人之间的经济联系与文化纽带则更多地涉及到以色列国内与美国国内这两大犹太社群中的普通大众,正是基于这种经济联系与文化纽带所构成的坚实基础,使位于双方关系中顶端的政治关系得以实现良性互动,为以色列带来巨大的利益。 维系以色列与美国犹太人之间的政治互动与经济联系的基础,是以色列与美国犹太人之间牢固的精神文化纽带,它也是以色列与美国犹太人关系的深层内核。美国犹太人对以色列作为犹太民族精神文化中心和犹太民族国家的认同,是美国犹太人向以色列提供政治支持和经济资助的基础。以色列则坚持并加强与美国犹太人的文化、历史和传统联系,努力把以色列建成世界犹太人的精神中心,增强美国犹太人的民族意识和对以色列的认同和亲近,以色列在这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以色列与美国犹太人关系的发展自建国以来经历了一些变化,建国初期,以色列急需得到美国犹太人的帮助,双方关系突出表现为富裕的美国犹太人向“穷亲戚”以色列提供政治支持和经济资助这样一种“动员模式”,随着以色列国力的增强和外部环境的改变,双方原有的关系模式遭到越来越多的质疑。以色列与美国犹太人都将自身视为两者中的强势一方,这种心态已不适应新形势下以色列与美国犹太人关系的健康发展,新的时代要求发展出一种更为平等的新型的伙伴关系。……   
[关键词]:以色列国;巴勒斯坦;锡安主义;犹太人;犹太复国主义;希伯来人
[文献类型]:博士论文
[文献出处]:上海外国语大学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