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隐秘的参与

石实

  在乌托邦已然远逝而伊托邦尚未降临的当代,电视作为大众媒介之王全面统摄着我们的生活。电视成为我们的朋友、伴侣和导师,同时是我们的孩子的称职的保姆。人类只有在电视机前面充当行尸走肉之时,才依靠电视这个客体获得了一个不作为的主体身份。而一旦离开电视,我们就完全堕入现代性带来的悲剧,渺小且卑微。 但是拯救并不因此而遥不可及:在电视节目中逐渐燃起的部落文化之火,蕴含了反抗和超越的无限可能性。依照哈贝马斯对于交往行为的界定,我们可以认为,部落交往是通过符号协调的、具备部落文化三大特征(即:平等性、同质性和聚合性)的互动行为。它以语言、文字、图像或声音为媒介,通过对话,达到部落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和一致。在部落交往中,行为本身反思地同三个世界(即:主观世界、客观世界和社会世界)相关联,并相应地提出三个有效性要求(即:真实性、真诚性和正当性)。部落文化的特征是平等性、同质性和聚合性;相应地,部落交往也具备这三个特征。复兴中的部落文化以部落交往为载体,它反映了人类重新生活在一起的愿望。换言之,人们需要将诗意的大地实践为当下的实在而非隐遁在语言深处的遥远的滥觞。 实现这一愿望的电视节目类型至少包括电视选秀节目、电视访谈节目和电视剧。电视选秀节目将大众聚集起来举行隐秘的狂欢,狂欢活动的核心是被选出来的巫。电视访谈节目低价提供无欲无求的邻人,深深地满足了我们窥视和交往的需求。电视剧通过长时间供应低信息含量,产生类似催眠的传播效果,造就了持续性的传奇的地方志。总之,在电视时代借助于电视节目实现的部落交往,既助长了现代性中分离和断裂的弊端而使人日益麻木、堕落,亦包含了回归田园、规避困苦进而实现人的解放的美好愿景。……   
[关键词]:媒介;电视;部落文化;交往;现代性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哈尔滨师范大学2010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