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上博(四)》逸诗《多新》再论

蔡根祥

  《上海博物馆楚竹书(四)》,有逸诗二篇,其中之一命名为 多薪 诗。曾经对这首诗作研究的学者不少,如廖名春的《楚简 逸诗 〈多新〉补释》,季旭昇主编《上海博物馆战国楚竹书(四)读本·〈多薪〉译释》,董珊《上博四杂记》,黄敦兵、雷海燕《试论上博简〈多薪篇〉对兄弟伦情的诗意言说》等,发表了不少精辟的意见。对於首章缺文,季旭昇以为可补上 多=新=,莫如栗榛 ;然此说未能顾虑到诗歌的结构与形式,甚有可议之处。而首章 鲜我二人 句, 鲜 字有以为 寡鲜 义,有以为 鲜善 义,莫衷一是;本文根据古籍中对兄弟间的论述,以为 鲜 当解作 寡少 ,此句当解释为 就少得只有我俩兄弟了 。而就第二章 雚苇 与第四章 松杍 的意象对照,作出补充的说明。对於第三章的缺文,廖名春根据《管子》书,以为可以补上 莫如萧荓 ;本文则从诗歌重迭复沓形式之意象层递取向,及古籍中对 薪木 的记载,认为 萧荓 不适合,亦非最佳选择,而当以 棘荆 为优。……   
[关键词]:逸诗;多新;鲜我二人;萧荓;棘荆
[文献类型]:会议论文
[文献出处]: 《传统中国研究集刊(第六辑)2009年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