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难能就在有温度——读朱寨的《记忆依然炽热》

白烨

  从八十年代初结识朱寨,直到在他担任会长的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一起共事,近三十年来,我一直都很敬重他,但却从未把他叫过 先生 。他喜欢别人叫他 同志 ,我们这些晚辈不好这样称谓他,便直呼其名,有时叫 朱老 ,有时就叫 老朱 ,……   
App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