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出版
作家赠书保存状况 随机访查
      巴金的研究者之一李辉在旧书摊买到6本有“巴金赠书”印章的英文杂志,其中一本内页有巴金的毛笔签名。据旧书摊的摊主介绍,这些杂志是在国家图书馆外文期刊部处理过期期刊时得到的。由此,《北京青年报》12月10日率先发表《巴金赠书惊现旧书摊》。随后,《南方周末》又报道了巴金子女李小林、李小棠致函国图要求“归还父亲捐赠的手稿”一事。巴金子女要求归还的手稿包括《春》、《秋》、《寒夜》、《憩园》、《随想录》的第五卷及《家》的散页,他们将把这些手稿转赠给“真正需要它们并能善待它们的地方:中国现代文学馆、上海图书馆和四川省图书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2月12日,记者收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藏书家来信,信中说:“我就从旧书摊购到过两册方形印章的国图藏书,而且是比‘巴金赠书’更珍贵的‘新善本’……”
        图书是否是从国家图书馆流出来的暂且不去定评,大众在关注此事的同时,不禁对名人赠书表示担忧。那么,各大图书馆对名人赠书及手稿保存情况如何呢?到底怎么保管才能万无一失?
        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舒乙介绍说,现代文学馆自建馆时就制定了作家文库制度,对于作家成批捐赠的图书,专门设立文库,以作家名字命名,至今已有82座文库,宛如82座个人博物馆。文库中主要收入作家藏书,数量极大。巴老将自己的7700多册中国现代文学藏书捐给现代文学馆,前后捐了11次,如今都悉数保存在馆内的巴金文库中。现代文学馆为唐、周扬、孔罗芬、丁玲、邓拓、夏衍、冰心、曹禺等多位名家设有文库,港台方面有梁凤仪、李辉英等名家文库,翻译家汝龙、罗大刚等人也有文库。这些文库资料因有文物性质,不对一般读者借阅,只供专业人员在馆内使用。
        现代文学馆设有全国最大的120平米的手稿库,收入中国作家的珍贵手稿,现在已有1万多部,只占手稿库空间的五分之一。舒馆长说,名人赠书及手稿保管分为一级、二级、三级和等外品,一级相当国家一级文物,依此类推,凡是有价值的东西,都根据不同价值列入不同等级,有严格的保管制度和借阅制度,以使最有价值的东西得到最有效的保护。现代文学馆手稿库的设备在全国是数一数二的,不但恒温、恒湿,而且防火、防虫、防水、防盗、防紫外线,24小时电视监控和红外线监控,几乎做到了万无一失。该馆收藏的手稿目前没有任何损坏现象。舒馆长说,这样做可以使作家捐赠的东西得以原形原状地保存,对了解作家全貌及作家创作有很好的帮助;其次,藏书的使用价值大大扩充,远大于一个人藏书的价值;第三,由国家保存一大批文学资料,比私人保藏有保障得多。
        上海图书馆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1992年建立,现已收藏现当代文化名人手稿、书信、日记、题词、书画、照片以及名人著作签名本等珍贵文献45000多件,其中包括巴金、郭沫若、茅盾、老舍、夏衍、冰心、陶行知、王任叔、萧乾等著名作家的赠品,如巴金的代表作《随想录》的手稿,茅盾与友朋间的900多件书信,萧乾、文洁若的译稿《尤利西斯》,陶行知40年代的日记,郁达夫40年代致王映霞的70多封书信,胡风在80年代平反后写的杂文手稿等,已成为国内规模较大的搜集、整理、珍藏、展示中国现当代文化名人手稿的研究性专馆。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副主任冯金牛向记者介绍,在这之前,已有一些文化名人及他们的家属主动向上海图书馆捐赠手稿,如50年代柳亚子先生曾向上海图书馆捐赠过一批手稿、书信共20000余件,巴金先生60年代也向上海图书馆捐赠过《第四病室》、《团圆》等手稿。需要说明的是:手稿馆的45000件文献包括上海图书馆的原存馆藏和1992年以后陆续征集到的。
        近年来,除了进一步做好老一辈文化名人的手稿征集外,上海图书馆也开始注意向中青年作家征集手稿,如今年征集到了魏明伦、王安忆等作家的手稿。中青年作家的手稿保存条件与老一代作家是一样的,同在一个专库,由专人整理,专人保管。为了保存好作家手稿原件,他们用专项经费制作了一部分仿真复制件,供展览之用。对于文化名人的藏书,上海图书馆设专架集中收藏,包括巴金、舒新城、黄佐临等。
        冯金牛说,多年来,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利用丰富的馆藏文献举办了10多次展览,曾应新加坡国家图书馆邀请,赴新加坡举办中国十大文化名人手稿展,引起热烈反响。目前,手稿馆的影响遍及海内外,已有不少海外华人向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捐赠了他们的手稿和著作。
        山东省图书馆建馆93年,得到社会各界热心公益事业的有识之士的大力支持,建立了一整套接受读者捐赠的办法,对所有的捐赠文献进行严格管理,并对大宗捐赠建立专藏,如卢松安先生易庐专藏、屈万里先生纪念室等。他们还编辑出版了《易庐易学书目》、《屈万里书信集·纪念文集》,向世人昭示他们的道德学养。
        山东省档案局自1999年开始收集作家张炜的手稿、小说、照片、录音,准备纳入“名人档案”。档案局保管处副处长张殿恒说,尽管“名人档案”尚没有正式开放,但会对作家本人以及喜欢张炜作品的读者和研究者提供很大的方便。对这些资料的保管,他们将采取入库管理,进行温湿度控制,不允许出库。
        对此做法,作家本人不是特别在意。张炜说:“我不是名人,不值得档案局花费那么多精力,我对此感到不安。但是档案建起来后,的确方便查阅资料,对我有很大的帮助。”张炜是目前一直用笔写小说的极少数作家之一,散文、理论文章、发言提纲他是用电脑写的,小说和诗却一定要用钢笔“一笔也不潦草地写出来”。很多拍卖行以及省内外的图书馆来向张炜索要手稿,他都没有提供。他说:“用笔也好,用电脑也好,关键是书的内容是否有意义,作家不必考虑手稿是否重要。手稿是自己劳动的痕迹,对别人可能没什么用处。”张炜认为,只要图书馆接受了名人的赠书,就必须好好保存,没有权利卖掉。巴老是“国宝”,“国宝”赠的书,是宝中之宝,应该好好保管。假如流失的那些赠书是伪造的,另当别论;但若是真事,不容原谅,这是文明社会不该发生的事情。
0 14
打开App,免费下载本文
中华读书报
2002年12月25日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