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医学
“有70%是对的,这个医学水平已经很高了”
2008-04-25
      随着医院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医疗设备的更新,医生更多地依赖了设备检查,而不是更多地靠自己动脑筋分析,使得误诊率不但没下降,反而在上升。这是一个在医学界普遍都能接受的观点。事实上也是这样。
      4月9日,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发表博文《医生的诊断有三成是误诊?》提出,如果在门诊看病,误诊率是50%,如果住到医院,年轻医生看了,其他的医生也看了,大家也讨论了,该做的B超、CT、化验全做完了,误诊率是30%。随后争议四起。
      据了解,此番言论的发起者是武警总医院肿瘤生物治疗科及病理科主任纪小龙。
      4月17日,纪小龙教授接受本报采访。
      中国青年报:这个数据是怎么来的?是经验判断?有人说你是危言耸听。
      纪小龙:这个数据在1999年无锡会议(中华医院管理学会误诊误治研究会)上就提出来了,没有公开发表。为什么这个话医生不愿意说,老百姓也不愿意说,包括官员、行政领导也不愿意说?大家知道这是一片雷区,也没有人愿意去捅这个马蜂窝,现状就是这样。
      例如医生30%的误诊率,关键是住院病人的数据,这个数据谁家都有。假如这个住院的病人死了,死了以后我们去做尸体解剖,之后我们再跟病人生前在医院的诊断去对比,有多少对的,有多少错的,不就很清楚了吗?
      中国青年报:得出这个数据大约研究了多少个病例?
      纪小龙:在无锡会议中,有个数据库在对标准误诊文献15048篇中的46万份报道病例进行计算机处理中,发现有12.8万份误诊病例。现在这些数据我们找人编了一个数据库。
      我也解剖过几百个病例。当时我在301医院,我们一共解剖统计分析了3000个病例,这样得出来30%左右的误诊率。
      中国青年报:只有等人死了,解剖之后,才知道是误诊?
      纪小龙:对呀。对疾病的诊断,就像演一个电视剧一样,病人到医院让医生看病,只是这整个剧的一个片段。而一个病从开始到结尾,是一个过程啊,所以这个时候你看不出这个病人他的症状到底是什么。最可靠的是病人死了以后,整个剧都演完了,我们才能知道最后问题是什么?
      不管中国还是外国,大约30%的病人是误诊。但是,有70%是对的,这个医学水平已经很高了。
      中国青年报:门诊的“50%误诊率”呢?
      纪小龙:假如我们有100个解剖,解剖看看是什么?住院的时候是什么?然后再看住院之前门诊的是什么?结果发现,门诊和住院诊断(看完门诊后没住院的没法统计)的错误率是20%。20%加30%就是50%。我们是分成这两个步骤得出50%这个结论的,这是很保守的数字。
      你不管到哪家医院看病,挂了号,到医生那儿听诊,有的一分钟都不到,最长多少,10分钟?了不得了。你叙述一会儿,我跟你分析一会儿,能看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吗?比如说头痛,一个头痛后面有几百个病啊,在这么短的门诊时间里,医生能把几百个病缩小到一半已经很不错了,水平高一点的大夫,再缩小一半,几百个病还有上百个可能。你可以想象。
      中国青年报:现在医学发达了,误诊率是不是在下降?
      纪小龙:没有,绝对没有。我认为在上升。我们经常会跟外面的医院有一些会诊,发现错误率只会比10年前、20年前高,不会比以前低。
      “误诊率在上升”这个观点在国外就有人提过。随着医院科学技术的发展,医疗设备的更新,医生更多地依赖设备检查,而不是更多地靠自己动脑筋分析,使得误诊率不但没下降,反而在上升。这是一个在医学界普遍都能接受的观点。事实上也是这样。
      英国和美国的误诊率比我们还高。一般的报道说英国是50%,美国是40%左右,就是因为他们更依赖设备。
      医学对人体的认识还很初步,很粗浅。对人身体病理的认识能有10%到20%就不得了了。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医学发展了,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解决不了!
      中国青年报:30%和50%的数据提出后,有很多人反对,南京有一家大医院的负责人说10%的误诊率就已经很高了。
      纪小龙:问题在于那人是医院领导,看的都是每个月统计的报表,他没有深入到我们这个领域。报表当然是95%正确,只有5%是错的。不能被报表的数字所迷惑。
      中国青年报:误诊后果可是很严重!
      纪小龙:这要看他是什么病。人的身体有好多病,其中1/3是自己可以好的,即使误诊了也无所谓。比较严重的病误诊了后果会很严重,但这种情况不到10%。这是我们经过统计分析后得出来的大概范围。多数病人误诊以后并没有产生严重的后果,所以大家也不要恐慌。
      中国青年报:这是放弃10%的严重患者的理由吗?如果某种慢性病被当做“小病”一直潜伏着呢?那还叫小病吗?
      纪小龙:所以人们要对自己的身体提高警惕!你平时什么都不管,到时候就依赖医生——依赖医院,低级错误就是这么发生的!比如侯耀文(著名的相声作家、表演艺术家)去年因心脏病突然去世,如果他平时对身体重视的话,就不会这样。现在医学能够知道心脑血管管道多粗多细,堵了多少,但他从来不去看,犯了低级错误。
      中国青年报:国家鼓励大众“小病进社区,大病进医院”。误诊率这么高,谁还敢去社区医院?
      纪小龙:这个需要投入,要培养出合格的医生。另外,去社区看的病主要还是常见病,社区医院可以解决。现在大病都集中在大医院,误诊率肯定更高。医生一上午有十几二十个号,哪有时间仔细问病人?要仔细了解,也做不到呀。事实就是这样。
      中国青年报:你曾指出,如果在一家医院诊断得了什么病,一定要征得第二家医院的核实,才能降低误诊率。这样不就造成人们重复看病,增加看病费用,还加剧医患之间的不信任了吗?
      纪小龙:这个不是我提的,这是美国提出的减少误诊的唯一可行方法,叫second-opinion(第二个意见)。比如这家医院给你诊断得了乳腺癌,你不能马上开刀,什么都听他的,聪明的做法是要找第二家医院。这样可以把30%的误诊率降低一半。这也是唯一的方法。
      
领 域:
格 式:
PDF原版;EPUB自适应版(需下载客户端)
0 0
免费下载全文(PDF文件/75k)
中国青年报
2008年04月25日
相似文献
更多相似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