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产科学
靶向治疗——卵巢癌治疗新选择
2018-10-29
于娟 
      “卵巢癌治疗存在着巨大的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如何帮助患者提高生存质量、延长生命是我们当下治疗卵巢癌的难题。”谈及卵巢癌的治疗现状,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妇科主任刘继红教授说。
      卵巢癌治疗难题待解
      据介绍,来自世界癌症基金会及美国癌症研究所的数据表明,2018年,全球范围内有超过30万例的患者被诊断为卵巢癌。国家癌症中心2015年中国卵巢癌发病及死亡的数据显示,中国每年卵巢癌新发病例约5.21万人,死亡病例约2.25万人;卵巢癌在我国女性恶性肿瘤中发病率排在第九位,死亡率排在第七位。
      人们经常用“沉默的杀手”来形容卵巢癌。由于起病隐匿,70%的患者诊断时已经是晚期。对此,刘继红教授解释,卵巢位于盆腔内,体检不易发现其病变,而且卵巢癌的早期症状(如尿急尿频,大便改变,食欲变差,腹痛、腹胀等)不明显且缺乏特异性。同时卵巢癌缺乏早期诊断方法,难以筛查,也没有敏感的肿瘤标记物,因此医生早期很难通过查体和影像检查将卵巢癌鉴别出来。
      卵巢癌病因并不明确,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比较明确的是BRCA1/2基因突变会使女性罹患卵巢癌的风险增加。目前,我国卵巢癌的治疗以“手术及以铂和紫杉醇为基础的化疗方案”为主,通过标准治疗,相当一部分患者的病情得到缓解,但却无法显著延长肿瘤复发的间隔时间和生存期。即使经过系统规范的手术联合化疗治疗,仍有25%左右的早期卵巢癌患者出现复发,晚期患者的复发率更高达70%。而长期化疗带来的剧烈毒副作用不仅让患者的生存质量难以保障,而且仍不能显著延长肿瘤复发的时间间隔和生存期,且复发率高。卵巢癌治疗尚有巨大的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亟待解决。
      因此,近年来临床上提出了卵巢癌维持治疗概念,以寻求在完成了标准治疗之后开展维持治疗,探索新的治疗方法或者治疗药物,使患者减少复发,延长无治疗及无疾病时期,并争取在患者再次复发时经过治疗,可以得到治愈。这已经成为临床研究和新药研发的焦点。
      靶向药物为治疗带来新选择
      靶向治疗为卵巢癌的维持治疗提供了新的选择。以往并没有十分有效的药物可以延缓卵巢癌的复发,直到PARP抑制剂的出现,给卵巢癌患者无复发,推迟复发、延缓复发带来了好处。
      据刘继红教授介绍,目前美国和欧洲上市的有Olaparib、Rucaparib、Niraparib三种PARP抑制剂。其中Niraparib是全球第一个获批的、适用于所有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患者的PARP抑制剂,无论BRCA基因是否突变都可以应用;它在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患者各个亚组中,都显著延长了无进展生存期(PFS)。根据美国的一项研究,2017年4月至2018年4月期间,Niraparib是美国临床治疗卵巢癌最常用的PARP抑制剂;在212例经PARP抑制剂治疗的患者中,有62%接受了Niraparib治疗。对此,刘继红教授认为,Niraparib是第一个被批准用于无论BRCA是否突变的所有人群的PARP抑制剂,并且它对患者的生活质量影响不大,这可能是患者愿意用、医生愿意推荐的一个原因。
      据了解,该药近日已在中国香港获批。中国香港地区将因此成为在亚洲率先上市Niraparib的地区,也是继美国和欧盟外第三个上市的市场。内地的患者有望在不久的将来用上该类药。据悉,再鼎医药不仅拿到了原研企业TESARO公司Niraparib产品在中国港澳地区的销售权,而且获得了TESARO公司的技术转让,其苏州工厂可以生产这一PARP抑制剂,目前其在研产品ZL-2306(Niraparib)正作为一类新药进行临床试验。未来卵巢癌患者等癌症患者将有更多的药物选择。
      “PARP抑制剂不仅在治疗卵巢癌中显示出临床优势,在乳腺癌、前列腺癌等适应证领域也同样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或许在不久的未来,这些癌症患者就能像治疗慢性病那样控制癌症。”拾玉儿童公益基金会联合创始人、科普作家李治中博士表示,PARP是一个修复DNA很关键的蛋白;它的抑制剂能够给有特定特征的,不管是对某一类铂类化疗敏感的癌细胞,还是携带一些BRCA突变的癌细胞带来DNA损伤,从而能特定地杀伤这些癌细胞。而由于正常细胞没有这样的特征,所以副作用比较可控;BRCA突变和非突变的患者都有可能从这个药物的应用中获益。
      
领 域:
格 式:
PDF原版;EPUB自适应版(需下载客户端)
0 0
免费下载全文(PDF文件/17k)
中国医药报
2018年10月29日
相似文献
更多相似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