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肿瘤学
将实验室技术转化为生的希望
      编者按
      科技服务网络计划(STS)作为中国科学院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专项行动,是中科院“率先行动”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STS双创引导项目注重引导院所科研人员“带着科技成果开展创新创业”,鼓励对科技成果的“二次开发”,为新创企业提供“售后服务”以加速其产业化进程,助其尽快实现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的转化。
      近日,中科院2018年度STS双创引导项目顺利通过验收,项目涉及人工智能、生物医药、光电芯片、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等高精尖领域的原创技术,多数项目已在中科院相关科研院所推动下完成小试、放大实验和中试生产,并进一步引入资本力量推动科技与产业的结合。
      从本期开始,本报设立“中科院2018年度STS双创引导项目系列报道”专栏,深入报道项目团队的创新创业案例。
      如果有个攻克癌症的机会摆在眼前,恐怕任何一个人都不想错失。中国科学院强磁场科学中心研究员刘青松就是其中一个。
      2012年,刘青松结束了在哈佛大学医学院6年的博士后工作,回国加入位于合肥科学岛的中国科学院强磁场科学中心。当年他就有一个心愿:组建肿瘤药物学研究团队,以精准用药实现攻克癌症的梦想。
      时隔7年,初心不忘。如今,刘青松带领团队已经在临床上为数千例癌症患者提供了精准用药方案的研究,并取得良好效果,被临床医生交口称赞。
      “这些年来,我们针对多种肿瘤的原代可再生技术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而且把使用成本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日前,刘青松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我们已经将实验室里的技术孵化成立产业化的公司,也算为实现‘健康中国’战略贡献一份力。”
      一篇论文引发的求生欲
      2013年初,刘青松团队发表了一篇关于淋巴瘤药物研究的文章。“不久,我接到了一个小姑娘父亲的电话,他希望让孩子尝试我们的药物。”刘青松回忆道,“我当即表示不行,因为我们做的仅仅是一个研究工具,而不是能给人吃的临床药物。”
      此后,刘青松进一步了解了小姑娘的病情。“她得的是一种特殊类型的白血病,在当时没有临床指南药物可用,小姑娘极强的求生欲望让我觉得,作为一个药物研究人员,应该做点儿什么。”
      刘青松团队在掌握了小姑娘的基因分型后发现,从头开发一个新药肯定是来不及了。“同病异治,异病同治,是临床上常见的一个思路。那么我们能否从临床使用的老药中找到一个适应这个基因突变的药物?”于是,刘青松团队构建了研究模型,通过对已知临床药物进行大规模筛选,真的找到了一个已经上市使用的药物。
      可惜的是,药物虽然找到了,但是那位小姑娘最终还是没有等到。这件事情对刘青松触动很大,“这促使我们开始认真思考临床需求”。
      他们从临床医生那里了解到,绝大多数病人并没有明确的基因突变,这样就无从构建细胞模型。“为此,我们换了一个思路,从患者的肿瘤组织中取样,进行大规模的体外药物筛选检测。”刘青松说。
      他也指出,虽然使用癌症患者的原代细胞进行研究和产业开发已经逐步成为行业的共识,但由于从癌症患者身上获取的含癌组织量极少、原代细胞体外培养成活率极低、扩增代数有限、原代细胞在培养过程中的细胞永生化等原因,这条思路一直不能大规模产业应用,仅用来做科学研究。
      针对癌症原代细胞体外培养扩增技术的难点,学界先后提出了多种解决方法。“但当年国外公开发表的技术条件在很多情况下重复性不高,成功率较低。”刘青松表示,于是他们把研究的重心做了战略转移,首先定位到“如何实现患者肿瘤原代细胞保持病理特性的快速增殖”的科学问题上来。
      这是一项细胞工程技术。
      2015年,刘青松遇到一个AML(急性白血病)与CML(慢性白血病)的混合型白血病患者。“当时临床上确实没有比较好的办法,我们用自己研发的技术,通过患者的骨髓与外周血的培养和药物筛选,在一个星期内就找到了一个药物,在临床上取得不错的效果,患者病情得到了缓解,这更坚定了我们朝着这一方向努力的决心。”
      将技术变成产业化公司
      此后,刘青松团队把这一技术在多种肿瘤上进行了验证,结果证明了该技术在临床上的应用价值。
      刘青松团队总结了这一细胞工程技术的特点:为临床指南里无药可用的肿瘤中晚期的患者寻找可能有效的药物;为初诊的肿瘤患者发现精准的指南里首次治疗方案,减少尝试的机会,增加治疗窗口期;减少无效的医疗。
      在发展了细胞工程的核心技术,并取得初步的临床概念性验证后,刘青松团队开始考虑,如何把这个技术变成一个符合产业化标准的实用技术产品。
      2015年,在“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和中科院“科技服务网络计划”(STS)双创项目的支持下,刘青松团队通过中科院合肥技术创新工程院(来自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的产业化孵化平台),联合社会资本和国有股权激励资本,成立了合肥中科普瑞昇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普瑞昇)。
      刘青松对《中国科学报》说,成立中科普瑞昇的主要目的就是把中科院前瞻性和概念性新技术,通过资质以及标准化建设等工作,孵化并培育成为成熟的、可使用的新技术,并转化输出产品。
      成立以来,中科普瑞昇以转基因技术、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以及肿瘤原代细胞可再生技术等细胞工程为技术核心,通过新技术的市场示范,探索商业模式,为拥有市场渠道的终端公司提供可操作性的商业模式,为新药研发和肿瘤临床精准用药检测提供技术支撑。
      从实验室到产业化公司,刘青松团队也遇到了许多科技人员创业的问题。
      “技术在行,但是企业管理、工商税务、环保审查、资质建设等,都是两眼一抹黑。”为此,中科普瑞昇运行人员先后参加了国家“千人计划”联谊会组织的创业辅导课程、中科院联想学院的创业学习等各种企业管理培训。在中科院合肥技术创新工程院的帮助下,中科普瑞昇逐步走上正轨。
      “与做科学研究不同,公司化的运行,特别是生物医药行业,首先要解决正规资质问题。”刘青松解释道,“针对医疗机构的新技术,都需要申请特殊的资质,建设合规的实验室。”
      然而,中科普瑞昇要做的临床精准用药新技术在国内还没有先例,如何建立资质、申请什么样的资质,地方监管机构也不是很清楚。经过一年多的调研工作,在合肥市高新区政府的支持下,中科普瑞昇的资质建设才初步完成。
      “两步走”策略进医院
      目前,刘青松团队针对中国高发的肺癌、乳腺癌、食管癌、胃癌、肠癌和肝癌以及白血病等大病种,分别发展出了不同的技术体系,能够活检穿刺样本、胸腹水等少量样本以及手术中的样本,在2~3个星期的时间内扩增获得足够筛选200多个药物的保持原始病理特性的细胞数目。
      “然而,一个新技术项目如果要进入医院,除了取资质,还需要政策的支持。”刘青松感叹道,“我们实行的是一种全新的临床技术,别人没有开展过,国内外没有对标的公司和项目,也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循,所以要直接进入医院,是非常困难的。”
      为此,刘青松团队采用了两步走的策略:第一步,在中科院STS项目和安徽省“三重一创”精准医疗重大工程的支持下,在很多医院开展临床示范,逐步获得业界认可;第二步,积极使用政府支持的创新政策,例如安徽省发改委、卫健委帮助团队理顺政策,然后推动技术在医院落地。
      刘青松发现,团队虽然逐步学会了使用政策,但还没有学会如何驾驭市场。
      “这也是科研人员创业普遍存在的局限。”当前,刘青松团队正在积极探索如何与更加专业的市场化机构对接,从而最大化整合优势资源,实施新型技术市场化的创新举措。
      刘青松表示,未来团队还将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进一步升级,在成本、技术简化度以及特殊癌症种类等方面开展攻关。
      “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不断进行新的技术临床试验,以期获得更为全面的行业数据,建立相关行业标准。”刘青松解释道,“从市场来讲,就是在取得越来越多的临床使用数据和经济数据的基础上,推动该项技术进入医疗保险的范畴。”
      进入医保,可以使这项技术成为一个普遍使用的临床检测项目。“一方面造福肿瘤患者,让肿瘤患者有药吃、吃该吃的药,实现高质量的带瘤生存;另一方面,也降低我们在无效医疗方面的支出,使有限的社会医疗资源发挥最大的社会价值。”对此,刘青松满是憧憬。
      
0 0
打开App,免费下载本文
中国科学报
2019年05月16日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