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医药卫生方针政策与法律法规研究
迷惘青春之殇
      青春花季难免懵懂、无知和犯错,但因此造成的身心伤害有时会成为不可承受之重。每年寒暑假,各医院妇产科都会迎来人工流产的小高峰,且低龄化趋势明显。
      一个冬日的下午,北京某咖啡厅,记者见到了有过人工流产经历的两位姑娘:赵晓蕾(化名)从东北来京打工,小雪(化名)在北京某中学就读。相似的经历让她们惺惺相惜。赵晓蕾说,之所以接受采访,是想用亲身经历的苦涩与伤痛警示同龄人,青春花季要学会保护自己。
      打工妹4年6次流产
      今年25岁的赵晓蕾结婚快两年了,婚后她和丈夫一直尝试怀孕,可肚子始终没有动静。到医院检查后,赵晓蕾被告知,“流产次数过多导致不孕”。小两口到处求医,期待借助试管婴儿技术生育一个孩子,然而情况并不乐观。
      7年前,18岁的赵晓蕾从四川老家只身一人到北京打工,一待就是6年。当时,她在餐厅当服务员,每天餐厅到宿舍“两点一线”,精神很空虚。就在那时,她遇到了前男友小王,餐厅的厨师。用赵晓蕾的话说,当时的她并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只是觉得“有人陪伴挺好的”。
      赵晓蕾说,和小王的第一次并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当她在小王租住的房间内为其庆祝生日时,小王向她提出了发生性关系的要求。面对男友“既然相爱,就要毫无保留”的话语,赵晓蕾最终没有拒绝,但未采取任何避孕措施。
      “当时,我不懂避孕常识,小王也是一知半解。第一次‘尝试’后没有怀孕,让我们觉得怀孕没有那么容易。”赵晓蕾说。此后,她搬到了小王的出租屋内,过起了同居生活。
      5个月后的一天,赵晓蕾突然感到恶心难受,她以为自己得了胃病,吃了一阵药却没有缓解。小王第一时间上网求助,得到的答案是女朋友有可能怀孕了。当看到验孕棒上显示的两道红线时,两个人彻底懵了。既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又对今后的生活没有规划,小情侣决定不要孩子,然而他们当时并不清楚人工流产意味着什么。
      当时,医院的诊断结果显示,赵晓蕾已怀孕40多天。她怎么也没想到,生平第一次躺在手术台上,竟是做人工流产。“那是个春天的下午,阳光很好,却感觉医院阴森无比。”无影灯下,赵晓蕾感到子宫剧烈收缩,紧闭的双眼流下一串串泪水。手术医生训斥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然而,爱情的甜蜜让赵晓蕾很快忘记了疼痛。和小王谈恋爱的4年时间里,她做了6次人工流产,躺在手术台上的她不再瑟瑟发抖,甚至有些麻木。
      “现在想想,当时真是傻得可以!每次手术后,医生都会叮嘱我做好保护措施,否则后果很严重。我却不以为然,认为年纪轻经得起折腾。”赵晓蕾哽咽道,“用6次流产当学费,算是给自己的人生上了一课。”
      赵晓蕾的丈夫是他的老乡,两人感情非常好。当被诊断为不孕的那一刻,她在诊室哭得晕厥过去。虽然丈夫愿意和她一起面对,但赵晓蕾仍然每天处于恐慌中,追悔莫及。每当午夜梦回,她都会“想起曾经的荒唐,以及被人流掉的无辜孩子”。
      13岁少女偷尝禁果
      赵晓蕾和小雪的相识是在北京市某妇幼保健机构。小雪只有13岁,刚上初中。
      赵晓蕾清晰地记得,小雪是穿着校服来的,“虽然长像稚嫩,却给人一种成熟的感觉”。小雪的妈妈不停地教训女儿,神情激动,时不时用手指戳小雪的脑袋。可小雪一直低头玩手机,偶尔神情木然地看着妈妈,顶几句嘴。
      临做手术前,母女俩吵得越来越凶,妈妈狠狠地在小雪脸上甩了一巴掌。那一巴掌,仿佛也打在赵晓蕾脸上。虽然素不相识,但她赶忙上前把小雪拉到一边。
      小雪告诉记者,她四五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后来又各自组建了家庭。她一直和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平时很少见到爸妈。
      小雪在小学班里的成绩属于中上等,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初中。在小升初的假期里,小雪在同学聚会时认识了其他学校一名比她大一岁的男生。两人因为好奇偷尝了禁果,“根本没想过会怀孕”。因为怕遇见熟人,他们不敢去大医院,瞒着家长,到一家很小的私人诊所做了人工流产。
      小雪说,从小学到初中,都没有上过生理卫生课。妈妈和她相处的时间本来就少,从没有谈及过性与生殖健康知识。姥姥姥爷平时把注意力放在小雪的学习上,将饭量变大、身材变胖误以为是正常身体发育。小雪第一次怀孕后根本不自知,直到女同学的妈妈看到她时才发现了异常。
      “发现怀孕时已经3个多月了,没办法药物流产。我在手术室门口一直发抖,看到里面的器械都泛着冷光。诊所医生向我推荐了无痛人流。”小雪说。
      纸终究包不住火。小雪怀孕流产的事情还是被家长知道了。妈妈对她又打又骂,说她“是个不懂得洁身自好的孩子”,令她很是伤心。不过,小雪发现妈妈对她的关注似乎比以前多了,因此,她决定继续叛逆。3个月后,在妈妈的陪同下,她做了第2次人工流产,也就是在那次认识了赵晓蕾。
      无痛的谎言
      除了为唤起妈妈的关注,让小雪勇敢走向手术台的,还有当下随处可见的无痛人流宣传。几乎所有广告都在强调“安全”“无痛”,就连诊所里的医生都说“随到随做,随做随走”,这让她低估了流产的代价,对待性行为的态度愈加草率。
      然而,无痛人流真的不痛吗?小雪说,手术后,麻醉药效一过,她就明显地感到了疼痛,并且术后多次出血。流产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小雪常常恶心、头晕,甚至夜夜做噩梦,情绪近乎崩溃,学习成绩也直线下降。
      如今,在大城市、小县城街头,无痛人流广告多到无从躲避,花样也层出不穷。免费发放的钥匙扣、小包纸巾、打折卡上常印有无痛人流广告语,公交车的悬挂拉手也成了无痛人流广告争夺的“地盘”。“手术仅需3分钟”“48小时恢复”“术中术后无疼痛”“不影响工作和学习”等语言极具迷惑性和诱惑力。
      赵晓蕾曾在老家某医院的墙上看到过一张海报。上面写着,“大学生做人流手术可分期付款,首付30%起”,并强调“活动只限学生”,让她感到触目惊心。
      妇幼保健机构的医生告诉小雪,“无痛”不意味着更安全,它对身体造成的创伤,与传统人流并无区别。
      
0 0
打开App,免费下载本文
健康报
2019年01月24日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