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艺
樱花:过去与现在的烂漫
2016-04-13
      小小的樱花承载着厚重的文化,它早已超越了赏花本身,是人们每年这个时节调节身心,舒缓生活的一种方式。曾几何时,文人墨客亦或普通百姓,三五成群或俱于樱花树下,或访于花径之中,谈古论今,把盏言欢,曲水流觞,那时风雅。时过境迁,中断于斯,恰邻国起,承接既往,发扬光大。时至今日,国人发悟,“后起直追”,寻根溯源。我们“丢失”了太多的精华,只盼有识之士为它们正名。
      传承已久 源头之地
      近些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出国游持续火爆,邻国日本是主要的目的地之一。每年春季的赏樱花更成为人们乐此不疲的活动。这一现象极大地提高了樱花在国内的知名度。这段时间里,漫山遍野花烂漫,与山与水与景交相辉映,又融为一体。令我们激动的是,有考证证明它源于我国。此论一出,立时激发了许多爱樱国人对樱花的起源及发展历程进行深入研究。
      还记得去年日本樱花节之际,有韩国媒体称,日本樱花中最著名的品种染井吉野的原产地是韩国济州岛,同时赏樱也是韩国文化。此语一出,引来日本媒体的激烈反驳。而后国内有识之士跟进,“你俩都别争了,樱花的起源与你们都没关系。”
      樱花虽是日本国花,却源自中国,从很多古老籍册、文献资料中都能觅到它的踪迹。日本樱花原产于中国喜马拉雅山脉,人工栽培后,这一物种逐步传入长江流域、西南地区以及台湾岛,这是日本权威著作《樱大鉴》的记载。
      据有关专家考证,秦汉时期,樱花栽培就已应用于宫苑之中,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我国在唐朝的时候就有了“樱花节”。比如,唐代有“诗魔”之称的白居易见到樱花,悠然惬意,一句“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枝便当游”引无数游人墨客竞折腰。南宋王僧达写诗曰:“初樱动时艳,擅藻灼辉芳,缃叶未开蕋,红葩已发光。”樱花盛放带来艳丽春日,令诗人无比喜悦。还有许多诗作皆表明,古时赏樱已是老百姓喜爱的一种悠闲、幸福的生活方式。
      现如今,中国樱花其实依旧备受欢迎。中国最有名的赏樱之地要数武汉大学,武汉大学一位长期从事研究樱花的教授指出,武大的樱花全部来自中国本土,早期从日本引进过来的樱花几乎全部更换,盛开的武大樱花都是本土品种。武大更是扩大樱花的种植规模,从全国各地引进了不少品种各异、颜色各异的中国樱花。
      产业前景 有待开发
      除了观赏以外,樱花的经济价值也值得开发。业内人士指出,樱花产业发展已迎来黄金时代,需要各界人士抱团发展。据统计,通过近两年的快速发展,中国樱花的种植面积已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樱花生产、旅游国家。
      据悉,目前来自全国各地城市政府的樱树种植需求络绎不绝,樱花的苗木种植与销售的需求量正在逐年扩大,樱花衍生产品和樱花文创产业也待大力开发,这些都将是樱花产业快速发展的良好契机。
      源于人们对樱花的喜欢延伸至对樱花有关的各个领域与产品的喜欢,于是有了对樱花衍生品的开发,包括以樱花命名的樱花培训、樱花效应、樱花厨卫等。如某著名咖啡店,在赏樱热潮中抓住机遇开发的樱花杯,受到消费者一致的喜爱与追捧。无论其价格或是价值有多大,只因为喜欢,而形成追捧热潮,这是樱花现象。
      从精神及文化层面考虑,中国樱花拥有团结、奉献的传统中华优良传统美德,而这也是被民众喜欢与推广的原因之一。樱花的历史,在文献资料的记载及当代植物专家的分析下,原生于喜马拉雅山脉的藏南及云南一带,至今在这些地方还留有原始的野生樱花品种,目前正在进一步的品种分析与确认,这些都预示着中国樱花即将在华夏大地遍地开花,同时将更加受到民众的喜爱。
      众所周知,自大唐盛世,自发形成的赏樱民俗逐渐淡化之后,樱花的种植及推广被弱化,甚至“封杀”后,中国樱花几近萧条。而此时,在另一个地方得到生长繁衍,樱花也被赋予各种文化与精神。时至今日,中华民族正处于伟大复兴的道路上,保护民族文化、传承华夏精神、保护中国物种、建设美丽中国正成为每个中国人的责任与义务,而樱花作为其中的一员,也有幸被大众所接受并传播与传承。
      思考:还丢失了什么?
      樱花的赏玩雅好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逐渐被我们丢失,而被领国珍重得以延续,直到近几年,看到了它的价值后,才得以重拾,而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例如猕猴桃,早在古书《诗经》和《尔雅》里就有关于它的记载。20世纪初,英、美、法和新西兰等国先后从我国引种猕猴桃树,开始作为一种庭园观赏植物。后来,发现猕猴桃果实营养丰富,经济价值很高,还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纷纷竞相培育。其中以新西兰发展最早、最快,早在在40年代开始商品生产,现在已行销世界,基本上垄断了国际市场。作为猕猴桃的故乡,我国资源丰富,分布很广,虽然近年来已经受到各方重视,并研究推广,但在技术上还有差距。
      相比于这些,更让我们关注的是“申遗”。韩国将活字印刷术、汉字、太极图、围棋、端午节等一系列起源于中国的文化都申请为自己的文化遗产,引来一片非议。我们有五千年的文明史,深厚的积淀和文化,如何保护和发扬值得深思。有人认为,韩国如此行事是典型的“婴儿心态”,不足与之计较。即当送给孩子一些糖果时,孩子往往把糖果塞进自己口袋且捂得紧紧的,这样才不会被别人拿去。申遗之事与之相似,总以为把某种历史文化遗产放到自己口袋里才算有了合法性、上了保险锁。另有人认为,此事关乎邦本,要与之“死磕到底”。据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03年通过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对申报条件和流程有详细的规定。凡是《公约》的缔约国,都有将其领土上的某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申请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遗名录的权利。应以此为战场,步步为营,避免它国抢占。
      此风波核心既然围绕“申遗”展开,那么我们就要明晰“申遗”到底为何,以及它是否重要。放在不同的坐标节点下它所呈现的意义并不相等,当下正值我国运上升,风云际会之际,任何国际事件都是我们展现实力的舞台,证明自己的机会,因此它极为重要。可是,当我们回望历史就不难发现,早已盖棺定论的事情,不是哪些名录能够表达,也不是某些国家挣个名义上的东西就可改变的。由此看,当现在成为未来的历史,那时的书写者也许对待此事只是微微一笑而已。
      
领 域:
园艺文化
0 7
免费下载全文(PDF文件/1024K)
新农村商报
2016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