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文化 App
知网文化,精致你的时光
打 开
中国政治与国际政治
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引发新一轮博弈
      第九届欧洲议会选举5月底已落下帷幕。此次选举中,传统的两大党团失去简单多数席位。绿党、中间派和极右翼政党表现突出。舆论分析认为,这一结果将直接影响到欧盟领导层人选,进而引发欧盟内部新一轮博弈。
      此外,新一届欧洲议会将于7月2日举行首次大会。在欧盟正面临英国“脱欧”悬而未决、多国极右翼政党异军突起、欧洲一体化遭受不断质疑的时刻,权力格局重新洗牌后的新一届欧洲议会将带领欧盟走向何方?其决策又将对欧盟未来蓝图产生怎样的影响?
      议会各大势力重新洗牌
      第九届欧洲议会选举正处于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民粹主义势力在欧洲多国升温的时刻。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内,在意大利、奥地利,具有反移民、疑欧倾向的政党取得执政权,在德国、瑞典、西班牙,反移民、疑欧倾向的政党也在立法机构选举中大有斩获。毫无疑问,这也令本次欧洲议会选举的形势更加复杂。
      本次欧洲议会选举的计票结果显示,中右翼的欧洲人民党党团获得182个议席,中间偏左的社民党党团获147个议席。虽然它们分别保持欧洲议会第一、第二大党团地位,但两大党团合计得票不足376席这一欧洲议会简单多数“门槛”,将失去现有多数地位。这一结果也意味着中左翼和中右翼党团自1979年以来一直联合控制欧洲议会的时代宣告结束。此外,自由派党团“欧洲自由民主联盟”议席数量排名第三,致力于推进环境保护的绿党党团议席数量排名第四。
      从具体国家的层面来看,在欧洲几大国,执政党都或多或少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遭遇挫折。如英国脱欧党得票率最高,执政的保守党惨败;德国的执政联盟虽得票最多,但得票率是历来最低;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党则被勒庞领导的极右政党国民阵线击败。
      不过也需要看到,持疑欧立场的极右翼和民粹主义政党虽整体延续上升趋势,但并未实现选举前其所期待的彻底“翻盘”。代表传统中左和中右翼的亲欧主流政党议席数“缩水”,主要疑欧党团如愿扩大地盘,自由派党团和绿党党团增加议席,上述结果也在人们的意料之中。
      可以预见,在权力格局重新洗牌后的新一届欧洲议会中,支持、反对欧洲一体化的声音将更为混杂。传统主流党团——欧洲人民党党团和社民党党团将不得不联手自由派党团和绿党党团,以抵挡反对欧洲一体化势力发起的攻势。
      而在日趋分裂的欧洲议会内部,绿党党团势必成为各派竞相拉拢的势力,从而在7月2日开启的新一届欧洲议会中发挥比以往更为重要的作用。
      人事安排之争渐趋激烈
      欧洲议会选举虽然结束,但国际社会的目光却并未从欧洲移开。原因是,此后还将改选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理事会主席、欧洲议会议长、欧洲央行行长及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等重要职位。这些职位,几乎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未来五年欧盟的发展方向。
      据报道,目前,欧盟已经开始讨论上述重要人事安排。5月28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洲议会党团主席会议及欧盟成员国首脑特别峰会上,欧洲各国以及各派政治力量已经就此展开博弈。
      其中,最受关注的当属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的任期将于2019年10月底结束。
      本来按照欧盟法规,应由欧盟28个成员国的领导人提议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再交予经选举产生的新一届欧洲议会表决确认。但在以往的实际操作中,欧委会主席人选一般由欧洲议会第一大党团推荐,经欧盟成员国领导人认可后交予欧洲议会表决。容克本人就是2014年由欧洲议会最大党团欧洲人民党党团提名后当选的。
      产生欧盟委员会主席的过程看似有章可循,实则暗含国家间、不同意识形态党团间的激烈争夺。早在欧洲议会选举前,欧洲两个大国——法国和德国就已经拉开了围绕欧委会主席人选激烈博弈的序幕。
      5月27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表态赞成沿用惯例,即由欧洲议会第一大党团推荐主席人选,但法国总统马克龙同一天却说,不希望这种惯例“自动触发”。马克龙当日还在电话中向默克尔强调,现有遴选机制“符合法律”,但欧委会主席人选必须反映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马克龙所属的法国共和国前进党此前也曾屡次公开反对推选欧委会主席的“惯例”,认为这一人选应该经各成员国领导人讨论产生。
      目前,欧洲人民党党团领袖曼弗雷德·韦伯是最具竞争力的欧委会主席候选人,获得默克尔的鼎力支持。韦伯同时也是德国政党基督教社会联盟成员。
      马克龙认为欧委会主席选举应反映新一届欧洲议会政治平衡,被认为可能将推举欧盟委员会分管竞争事务的委员玛格丽特·韦斯塔格参选。
      尽管法德在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上有分歧,但两国领导人都希望在6月就欧委会主席人选达成一致,并尽快展开欧委会主席的任命程序。分析人士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欧委会现任第一副主席弗兰斯·蒂默曼斯或成为“折中”人选。此外,欧盟“脱欧”谈判首席代表、法国人米歇尔·巴尼耶也是热门人选。
      欧盟内部博弈仍未停歇
      除欧委会主席外,欧洲议会议长、欧洲理事会主席等欧盟领导层职位以及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同样有待表决产生。
      在欧委会主席人选确定后,欧盟各成员国将在今年夏季结束前各提出一名人选,参与新欧盟委员会26名成员的组成,欧委会主席将分派这26人分别担任欧盟文化、环境、贸易、税收等各方面的负责人。欧委会新成员在就任前将向欧洲议会做口头听证,而欧洲议会有权拒绝对他们的任命。
      可以预见,在欧洲议会选举结果公布后,未来一段时间,一场场博弈还将在欧洲议会及欧盟内部上演,以决定新的人事安排,重塑欧盟的权力版图。
      欧盟28国领导人此前商定,将在6月20日至21日确定欧盟机构负责人最终提名,以便从容迎接7月2日新欧洲议会首次会议。越接近这一时间点,欧盟内部交锋就将愈加激烈。
      此外,还要考虑到英国“脱欧”这一变量。英国预期“脱欧”截止日期是10月31日。如果英国在此日期前“脱欧”,则欧洲议会议席总数将从目前的751席减少到705席。欧洲议会党团的组成格局也将随之发生变化。
      
0 0
打开App,免费下载本文
法制日报
2019年06月03日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