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运输
负债居高不下 改革能否让法铁扭亏为盈
2018-04-04
      改革强人法国总统马克龙遇上一言不合就罢工的法国国营铁路公司(法铁)员工,这场摩擦注定不会简单。当地时间2日晚,法铁属下的员工开始大罢工,以示对马克龙政府铁路公司改革计划的抗议。距离当选一周年的日子还差一个月,马克龙遭遇了当选以来的最大罢工潮,奶酪被动的愤怒无可厚非,但这背后隐隐透露出工人对未来的担忧也无法忽视。改革虽好,但英德铁路私有化改革的前车之鉴已经摆在眼前,对于法国铁路而言,高速改革或许并非良药。
      动刀铁路
      法铁工人准备打一场持久战。法铁1日的公告称,法铁员工从当地时间2日起开始罢工两天,此后每正常工作三天,便会罢工两天,直至6月28日。此外,垃圾收集工人、电力与能源业和法国航空的一些员工,也将从3日开始陆续展开罢工。
      大约48%的法铁员工,包括77%的列车司机将参与3日-4日第一轮罢工。法铁总裁纪尧姆·佩皮警告,由于工人复工后不久便会再罢工,将严重影响铁路日常营运,而罢工的负面影响可能日益恶化。
      这轮罢工潮直指马克龙的法铁改革计划,包括开放竞争及取消法铁员工特权,例如近似终身雇用的保障、比一般劳工多有薪假、本人或亲属享有车票优惠价等内容。事实上,马克龙自上任后就积极推动劳动市场改革,松绑现有劳动法对企业雇工权多项限制,以刺激就业、投资和经济增长,受企业欢迎,但却因削减劳方福利而惹恼各行业工会。
      2月末,法国政府推出这一改革计划,并称改革刻不容缓,为了确保进度,政府准备通过政令而非立法途径去实施这一计划。法国总理菲利普解释称,法铁背负的沉重债务是政府下决定改革的主要原因,而近来反复发生的列车晚点事故则凸显了必须改变这一现状的紧迫性。有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年中,法铁负债已达460亿欧元,如果不改革的话,债务还会以每年30亿欧元的速度增加,预计2025年这一数字将会攀升至600亿元。
      福利陷阱
      这份改革计划刚一推出便遭到法国工会的强烈反对。政府表示,本次改革的重点是现有铁路员工公务员机制,因为这一机制代价高昂,而且不利于提高效率,因此应该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同时在招聘新员工的时候,废除“铁路职工”的身份,代之以统一的雇员身份,这意味着新招募的铁路员工将失去提前退休、免费乘车等诸多福利。相较于目前法铁工人的待遇而言,马克龙的改革无异于让法铁工人割肉。
      事实上,法国人对法铁也算是积怨已久了。此前《费加罗报》的网站挂出了“你认为法铁需要改革吗”的问卷调查,一时间人们的新仇旧恨一齐涌上,最大的不满也正聚焦在法铁员工的福利上面。
      据了解,2014年法国铁路工人的平均月薪达到3090欧元,而私营公司员工平均月收入仅912欧元。在休假期间法铁员工还有假期奖金,2016年该奖金数额已经达400欧元。而在全法都推迟退休年龄的阶段,法铁员工基本在57岁退休,退休金每月平均为1940欧元,私营企业员工平均退休金则为1760欧元。
      法铁在给了员工“铁饭碗”的同时,也给了员工一劳永逸的暗示。高额的福利带来的并不是对等的服务,交通紊乱、火车晚点的情况时有发生,相比于公路巴士和航空来说却设置了更高的票价,更为重要的是罢工已经成了法国人心中永远的痛。铁路作为人们日常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频繁的罢工让人不堪其扰,有民众曾经挂条幅讽刺法铁,称其罢工频率已经赶超列车速度。
      双面私有化
      法国工会认为,政府动刀铁路的改革计划是让法铁迈向私有化的第一步,政府虽然强调法铁不会成为私营企业,但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却也意味着一定程度的私有化。对于沉疴积弊的法铁来讲,改革是为它注入新生的法宝。目前法铁每年需为员工支出约40亿欧元的薪资,如果改革能够节省开支,对大部分纳税人来说算是一件幸事。
      竞争机制从理论上来讲的确可以提高企业和服务的效益,但私有化却做不到一招鲜吃遍天。法铁未来的共有和私有双轨制将如何运作却是摆在面前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另一方面,英德铁路私有化的前车之鉴也摆在了法国人面前。目前英法铁路面临的问题比比皆是,包括私营企业不愿投资建设包括信号安全系统现代化等基础设施导致的严重事故频发、准点率、服务以及偏僻线路覆盖率等都难以与欧陆相提并论,而英国的列车票价却高居西欧国家榜首。安全事故增加、车票上涨的事实让法国民众对铁路私有化难有认同心理。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经济研究室研究员杨成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从宏观的角度来看,法国的国有经济在发达国家中占比最高,虽然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法国就进行私有化改革,但对于一般的交通、电信等行业而言,国有化还是目前最应该保持的状态。同时由于基础设施建设的回报周期长,且涉及到大量的固定资产投资,所以任何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机构的负债率都很高,法铁的负债率也在情理之中。
      罢工更深层次的原因则在于工人对未来私有化的风险和对未知事物的抵触,杨成玉称。法国上世纪80年代左派政府就是通过扩大福利的方式进行改革从而得以上台,但这个模式存在很大的不可逆性,一旦触犯工人的既得利益,改革很可能就会步履维艰。而在现行模式下运行的状况良好,一旦涉及私有化,关于劳动合同等一系列问题都会陡增不确定性,而私有化改革是否会像当初的国有化那么成功,私有化改革的程度和效果是否符合目标也还是未知。
      
领 域:
格 式:
PDF原版;EPUB自适应版(需下载客户端)
0 0
免费下载全文(PDF文件/76k)
北京商报
2018年04月04日
相似文献
更多相似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