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文化
加快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路径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大力繁荣发展文化事业,以基层特别是农村为重点,深入实施重点文化惠民工程,促进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安徽要推动文化大省向文化强省跨越,建设五大发展美好安徽,必须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在农村文化公共服务领域出实招、谋实措,不断满足广大农民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
      “十三五”以来,安徽先后出台《关于加强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若干政策意见》《安徽省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专项资金管理办法》等一系列政策文件。到2018年底,全省已建成村级农民文化乐园(中心)1500多个,完成文化信息共享工程补助3435.7万元,“送戏进万村”演出共计20503场,信息进村入户村级服务站建设覆盖全省行政村总数达一半以上,农村基本公共文化服务覆盖面持续扩大,标准化与均等化建设水平快速提升。但与此同时,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供需结构矛盾仍然存在。比如,农村文化基础设施还存在一定缺口,文化供给与文化需求有所脱节,内生文化开发不足等。加快安徽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需从三个方面加以推进。
      文化设施:加大基础工程建设
      进一步打造农村综合性公共文化服务中心。继续围绕“农村基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基本平台、思想道德科学文化建设的主要阵地、新时期农民群众的精神家园”的目标定位,按照一场(综合文体广场)、两堂(讲堂、礼堂)、三室(文化活动室、图书阅览室、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室)、四墙(村史村情、乡风民俗、崇德尚贤、美好家园)的硬件设施建设标准,完善农村公共文化服务的标准化建设。将原来分散在文化、科技、体育、教育、工青妇等部门的公共文化服务资源通过协调机构有效整合,建设成集基层宣传文化、党员教育、科学普及、体育健身于一体的农村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挖掘优秀民间文化资源,建立如安庆黄梅戏、凤阳花鼓戏、池州傩戏等地方特色文化服务室,做到资源整合与有效利用。
      进一步加大农村网络设施建设力度。加大政策与资金的投入力度,着力实施网络信息进村入户工程。扩大光纤网、宽带网在农村的有效覆盖率。尽快推进农村互联网提速降费,实现农村公共文化场所无线网络全覆盖。做好农民网络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知识培训工作,促进“互联网+”向广大农村加速推进。
      进一步推进农村公共文化服务数字化建设。完善省级数字图书馆,重点打造均等化的县域公共文化服务数字网络平台,发挥乡镇综合文化服务站的纽带作用,通过数字图书馆的方式同步到农村地区。借鉴黄梅戏数字化保护、数字黄山等成功经验,加强农村优秀传统文化的数字化保护。全面调研、摸清需求、创新方式,鼓励生产更多特色鲜明的数字文化产品。
      制度设计:加快体制机制创新
      完善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供给机制。打破“政府出钱办,群众围着看”的局面,促进形成政府主办、企业合办与农民自办相互结合的多元供给模式。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导,结合地方传统文化,通过建立微博、微信、微视频与专题网站等方式,为农民群众订制喜闻乐见的文化服务产品,扩大公共文化产品供给的有效性和针对性。
      优化文化服务人才队伍建设机制。完善人才引进机制,定期对农村文化服务人员进行培训教育与轮岗锻炼,鼓励高校毕业生走基层、到农村从事文化工作,充分发挥民间艺人、文化能手的积极作用,努力建设一批包括文化阵地管理员、文化辅导员、文化活动骨干与文化经营者在内的高素质专兼职文化人才队伍。
      培育农村文化内生机制。加大农村优秀文化资源、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和文化生态环境的保护力度。通过建立科学有效的抢救保护和开发利用机制,系统发掘、整理与传承农村传统乡土文化。通过重点扶持农村文化精英和文化社团,重点保护民间艺人与传统工艺的传承人,培养与发展乡土文化传人、培育民间民俗。通过“民办公助”、政策扶持等举措鼓励农民公益性自办文化。鼓励市场主体介入发展经营性农民自办文化,培育与开拓农村文化市场。
      政策运行:加强供给过程监管
      加强农村公共文化服务绩效考核。将农村公共文化服务建设情况纳入各级党委与政府考核体系,建立科学的考核指标,实施标准化的考核流程,并确定责任追究制度,以进一步加强文化管理职能,规范文化服务内容与标准。不仅要看文化产品和服务的供给数量、质量、效率,更重要的是看农民的获得感与满意度。
      加强对公共文化专项资金的监管。健全政策法规和监管机制,引入科学的支出分配方式,推进农村公共文化服务资金管理全过程可申诉、可查询、可追溯、可监控的痕迹管理,确保政府的公共财政资源有效地服务于农村公共文化建设,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加强农村公共文化服务监督。加强制度建设,发展基层民主,实现形成包括完善的法律环境、专业化的行业监督机构和公众监督、媒体监督在内的全方位、一体化的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监督机制,实现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供给的最大化和最优化,保护农民的文化权益,满足农民群众的基本文化需求。
      
0 186
打开App,免费下载本文
安徽日报
2019年01月22日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