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知网 App
24小时专家级知识服务
打 开
手机知网|搜索

萝卜抽薹性遗传分析与春萝卜种质标记鉴定

赵丽萍

   萝卜(Raphanus sativus L.)是起源于我国的重要世界性蔬菜。近年来春萝卜发展势头良好,市场价格高,栽培面积稳健上升。但我国的春萝卜生产还存在许多限制因素,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先期抽薹。为解决萝卜春季生产存在的先期抽薹问题,其最根本的措施就是选育晚抽薹萝卜品种。但由于对抽薹遗传机制不是很清楚,使得品种选育周期较长。 (1):为保证标记分析体系稳定性、准确性,对萝卜基因组DNA的SRAP-PCR反应体系中引物、Mg~(2+)、dNTPs浓度和退火温度进行优化,确定最优体系为引物0.3μmol·L~(-1),dNTP 0.2mmol·L~(-1),Mg~(2+) 3.0mmol·L~(-1)和退火温度50℃。为后期开展萝卜抽薹性状分子标记分析及品种鉴定搭建了重要的技术平台。利用分子标记RAPD,ISSR和SRAP对35份优良晚抽薹萝卜品种进行了指纹图谱的构建。35个RAPD引物,22个ISSR引物和17对SRAP引物组合多态性条带比率分别为85.44%,85.2%和85.41%,品种间平均遗传相似系数分别为0.781,0.787和0.764。3个标记能将所有的品种区分开。5组3个RAPD引物组合,3组3个ISSR引物组合以及16组3对SRAP引物组合分别可以将35个萝卜品种鉴别开。一个引物的鉴别力(Rp)与它相应的区分基因型的能力存在线性相关性。通过UPGMA聚类分析和PCoA主成分分析,RAPD,ISSR和3种标记综合数据将35个品种分为3类,此结果与它们的来源和主要性状有较高的一致性。 (2):利用主基因与多基因混合遗传模型联合分析方法,通过抽薹时期不同的2个亲本配制组合‘Nau-Wh’x‘Nau-Lhz’,研究了萝卜抽薹性状的遗传。联合分析发现,抽薹性状符合两对主基因+多基因遗传模型(E-0,E-1)。在E-1模型中,F_2群体两对主基因以加性效应为主,分别为-7.818和-5.084。主基因遗传率和多基因遗传率分别为70.97%和1.86%,总遗传率为72.83%。多基因加性效应和显性效应分别为负效应和正效应。在E-0模型中,两对主基因均以加性效应为主,分别为-12.344和-8.600。主基因遗传率和多基因遗传率分别为75.50%和0.22%,总遗传率为75.72%。但其主基因、多基因遗传率及基因加性、显性效应随模型的不同而有很大差异。 (3):采用抽薹差异显著、遗传性状稳定的优良高代自交系,构建遗传分离群体;以‘Nau-Wh’和‘Nau-Lhz’、‘Nau-Wh’和‘Nau-Dyl3’及其配制的相应遗传分离群体为试材,采用BSA与GRA策略,对抽薹性状进行多种遗传标记分析,获得可能与抽薹性主效位点紧密连锁的6个RAPD标记、1个ISSR标记、1个SRAP标记。结果表明F_2群体有较高的偏分离现象,在两个群体中有8个位点发生偏分离,占位点总数的66.67%。将筛选出的可能与抽薹基因位点紧密连锁的RAPD分子标记LBRp10-557转化成SCAR标记。 本研究为阐明萝卜晚抽薹分子机理以及晚抽薹分子育种、优良新品种选育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关键词]:萝卜;抽薹;遗传多样性;指纹图谱;主基因与多基因;SCAR
[文献类型]:硕士论文
[文献出处]:南京农业大学2007年